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回复: 0

夜色朦胧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3 23: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色朦胧
      
具体引起白癜风有什么病因   
    天黑一阵子之后,田间的青蛙开始欢快地鸣叫,强劲了一天的气温也开始萎靡,让人惬意的是迎面徐徐吹来的凉风,忙碌了一天的人,真想就永远躺在这样的风中,不醒来。
    当王哈宝光着上身躺在凉床上快睡着的时候,被母亲推醒,
    哈宝儿,快下河洗个澡去,到田里打了一天的农药,转来也不洗个澡。快去,不然就不准你睡瞌睡。
    王哈宝转过身,透过敞开的大门看了看外面的天,嚷道,天都黑了,我怕,今天就不洗了,明天早上洗。
    你怪讲,哪有早上洗澡的。快去,月亮那么明,上山干活都可以,你再不动我就喊你爹去了。
    王哈宝总是喜欢和母亲九妹撒一会娇,可是母亲却又是一个急性子,看不惯已经二十好几的哈宝还这样,好像几岁的孩童。可是她也觉得哈宝很可怜,从小时候起就这样,不然别人也不会哈宝哈宝地叫他。如果说他不懂事却又有些说不过去,他二十五岁了,长得十分壮实,是干农活的能手,今天不就打了一天的农药都没喊累么?只是什么都要由着他的性子,说一些他喜欢听的话,用一句通俗的话说,他像三岁小孩子,需要哄!但是王哈宝很怕他爹,他母亲九妹甚至为这事和他爹吵过不只一次,一直怀疑是小时候他把哈宝打成这样的。
    因此当哈宝一听见他母亲说喊他爹来的时候便从凉床上弹起,从凳子上拿起九妹准备好的裤子挽在左手胳膊里,把毛巾搭在肩上,右手拿起旁边的肥皂盒,圾着拖鞋急急忙忙地往外走。
    九妹看着哈宝动作麻利地完成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好好地一个人为什么就脑筋有问题呢?唉,他也不小了……
    哈宝家在河边,一出门就是河堤,沿着河堤一直往河的下游走。大约半里路开外就出了村庄,那里有一个水潭,潭不深,四周是岩石,水底的中央有一些细碎的沙,所以很干净。而中午这里也经常有一些妇女浣纱洗衣,而跟随妇女们而来的小孩则在潭中嬉戏叫嚷,好不热闹。
    哈宝慢悠悠地沿着河堤走,他确实有些害怕,他害怕放牛的时候别人经常讲的女鬼缠他身,听说女鬼一缠身,即使你是再强壮的男人也不出十天就会身体枯黄而死。还有他害怕蛇,听人说如果看见了两条缠在一起的蛇,你打死其中的一条后另一条会找你报仇。上春耕田的时候曾经打死过两条银环蛇中的一条,从那以后他去外面总是小心翼翼。他挽裤子的左手有些颤抖,不觉把右手里的肥皂盒转到左手,然后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直擦汗。
    一阵凉风吹来,稻田中的禾苗叶在夜风中摇曳,叶尖的露水在月光下泛着耀眼的光。对面的青山投影下来,罩住河堤。影影绰绰,有些幽暗,特别是山顶迎风飘舞的树梢,在稻田里肆意挥写着自己的狂草。
    王哈包看着这些,有些害怕,特别是露珠反射的光和舞动的树影,一亮一暗,搅得他心神不宁,他甚至开始怀疑母亲叫自己来河里洗澡的初衷……
    但还是鼓起勇气往前走,一步一步探索着,似乎明明存在的大路,在他踩下去的一瞬间就要消失,他有些胆怯,小心翼翼。
    河边有些喧闹,哈包是走到近处才听见的,他的耳朵有点背,他母亲也这样说他。
    他看见了几个光着身子的姑娘在河里嬉戏着,似乎已经洗完澡,她们在打闹。凸起的胸和屁股很好看。可是哈包又不敢看,他害怕看,天知道这些夜里在河里洗澡的姑娘是人是鬼!天色都这么晚了。
    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向那里张望……
    可能是哈包方才走路太过小心的缘故,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有人的到来,继续打闹着,明亮的水珠在浴女的四周跳跃。
    哈包看呆了,直到她们穿好衣服往河的下游走去。
    他们不是鬼,应该是下没落的。哈包想着有些兴奋,他站起来准备往河里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已经撑得老高,而且身子也愈加发热,于是跑向水塘,儿童会患白癜风的危害一丢下衣物便跳进水里。
    有一股香味在哈包的四周蔓延,他躺在水里,舒畅极了。
   
    一连几天,哈包都准时在夜里去河里洗澡,九妹有些吃惊,同时又有些兴奋   
    半个月后的一天,哈包突然对九妹说,妈我想找个婆娘。正在灶堂忙乎的九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朝哈包喊,什么?你再讲一遍,我没听到。
    哈包满脸通红,看了九妹一眼,低下头,轻声说,妈,给我找个婆娘,好不?
    看着哈包的窘样,九妹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我们哈包儿长大了,想婆娘了!哈哈,好,好,给你找!
    哈包边往屋里跑边叫嚷,妈你也笑我!你们都笑我!
    九妹似乎也觉得有些过火,顿时打住笑声,正色到,哈包儿你看起哪个了?明天我和你爹找人给你说媒去!
    我看起下没落的幺妹了!哈包的声音更小了,幺妹是洗澡那几个姑娘里比较丰满的那个,哈包是听那几个一起打趣的姑娘那样叫她的,她似乎总是受到其他姑娘的欺负,可一点也不生气。哈包每次都看她的时间多些,基本上眼睛不理她身。
    啊?下没落的幺妹啊!九妹有些纳闷,哈包他怎么认识幺妹的?幺妹脑壳也有些问题,可她从没来过我们中没落啊,他怎么认识呢?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幺妹和我们哈包儿还真般配,也还没结婚,只是不知道真结婚以后了他们的生活会怎么样?都是两个这样的人……
    九妹没有想太多,停下手中的活走到门口,看着侧身躺在凉床上正睁着大眼睛往这边张望的哈包,有些兴奋地回答说,好!幺妹好!好幺妹!晚上就和你爹商量,明天就找媒婆去给你说媒!
    哈包要请媒人找老婆的事瞬间在村子里散播开来,这一切都得宜于那个小他三岁的妹妹。由于最近老是有人上门给他妹妹提亲,而他妹妹似乎也由于提亲人数的多而有些飘飘然。可是农村的习惯是先大的结婚才能小的结,所以九妹都把那些好心的人婉言谢绝,而一门心思想着为哈包找门亲事,可是一时又想不到有好的下家。经哈包一说还真有些眉目了,所以晚上就和老伴在家里商量。
    哈包的妹妹酉酉听到这个消息当然不会放过散播的机会,总是在叙述完毕之后加上一句,也不晓得是哪个立的规矩?一定要等大的结婚了小的才能结,要是大的一辈子都不结那小的不也是要跟着守寡?她总是在在说完这话之后往着远处,一副显得很有思想很有见地的样子。可也是每当她最后一句话一出口,别人就低声议论开来,这个女儿啊,也不晓得怎么搞的?那么想着要嫁出去,是不是欠……
   
    于是只要有人一碰到哈包,就满脸微笑地向哈包询问,哈包你想找婆娘了啊?是你心里想还是你下面的小弟弟想?
    看见别人满脸微笑一副好心好意的样子,哈包也没想那么多,就乐呵呵地回答到,都想,可是下面的小弟弟想得厉害点?说完还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双手使劲地扯着汗衫襟。
    顿时逗得他们笑弯了腰,可是他们还不死心,一致认为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于是都打住笑,正色问哈包,那你小弟弟怎么想?是硬着想还是软着想?
    哈包看着他们不笑自己了,而且真的很关心这个问题,于是低头用下颌指了指自己已经撑起的裤裆说,就那样想。
    他们笑得更欢,原本还没从先前的笑中缓过劲,又来了一个更为猛的笑料,有人甚至蹲下去捂着自己的肚子!
    虽然哈包总是想以后再也不对别人说了,可是一看见别人那副满脸微笑且急切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回答。
    渐渐地,青年妇女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那天天气不错,到了秋天,炎热的势头有所衰退,空气中开始有了凉风。早晨在外面站久了还有些冷。恰逢逢场,哈包也顾不得许多,一大早在九妹和媒婆的带领下兴冲冲去赶场,赶场是假,会人是真。也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亲的地点都在场上,而且要约和好日子,刚好是逢场,逢场红(宏)场啊!所以不管村子距离场多远都喜欢把地点定在那里。
    说实在的,那天哈包那样一穿真还挺精神的,小伙子还挺好看的。走起路来虎虎生威,只要不说话,很难看他与正常人有什么区别。可是双方村子挨得那么近也都没必要相互隐瞒什么,要会会只是想了解一下到底哈到什么程度。
    一般都场上以后,双方不急着见面,而是相互从远处打量一番,如果觉得有再进行交流的必要就一起坐在场上那唯一的面馆里聊聊天。
    由于时间还早,场上人还不是很多,刚一迈上那条“街”,哈包就兴奋地转过身对九妹说,妈你看,那是幺妹。旁边报着黑伞的媒婆笑坏了,可是想到自己的任务顿时又收敛住,对着哈包“骂”到,看你急的!
    而九妹也拉了拉哈包的衣襟说,到时候你别乱说话啊?要看我眼色。
    哈包不停地点着头,可是眼睛还是没有从幺妹身上移开。
    那天幺妹也刻意地打扮了一番,水红色的的确良上衣,藏青色的咔叽布裤子,肉色的袜子白色的凉鞋。不过让哈包兴奋的是她头上的那束绒花,真像跑上前摸一下看是否柔软。可是哈包还是有些失落,幺妹没有她光着身子好看!
    看到哈包过于“放肆”,九妹拼命地使眼色可哈包压根都不往她这边看,双方在餐桌上等面,气氛有些尴尬,媒婆一个人在那里口若悬河地说了一通,可似乎还是没能把双方说到一起去。幺妹的娘似乎感觉有些对不住媒婆,看了哈包一眼之后笑着问道,哈包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
    哈包半天没回过神,侧过脸,望着久妹,问道,妈,我今年几岁?
    九妹和媒婆傻了眼,愣在那里不说话,还好媒婆“见识”多,赶忙对幺妹娘说,他啊,今年二十五,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
    幺妹娘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哦,今年二十五,属鸡啊,我们幺妹二十四属狗。马上发现新大陆似地叫嚷起来,狗咬鸡,不合啊。
    现在那兴这个啊?你看我们没落沟沟儿好多这样不都结婚了?而且还子孙满堂的。是以前老人家们想家长应该怎样帮孩子防御白斑病的侵害多了。媒婆解释道。
    那也是,幺妹娘往着外面,幽幽地说道……
   
    当媒婆抱着那把黑伞再次出现在哈包家的时候,九妹有种不详的感觉,媒婆进门的时候不再像以前那样“九妹哈包有好事咯”地喊,自顾走进门在椅子上坐下,把伞顶立地靠板壁放好,然后说,
    九妹,有些难咯。幺妹娘硬说她家幺妹还小。明明都不小了,二十四岁了,也不晓得还在等谁。有些难咯!
    把你苦了,顾嫂子,那天赶场的时候我也就觉得有些难,哎,都怪哈包不争气啊。说完,望了躺在凉床上睡得正酣的哈包一眼。
   
    晚上哈包得知这个消息后没吃晚饭,一个人躺在凉床上嘤嘤地抽泣,时而不时地叫嚷,幺妹不要我了。妈你要给我找个比幺妹啊要好的婆娘来!
    九妹看着哭嚷的哈包,只得附和着,好,过几天找个比幺妹啊好些的花姑娘来,看她幺妹神气什么?来,我们哈包来吃饭,乖……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3 02:50 , Processed in 0.413425 second(s), 21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