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回复: 0

不愿有来世...第三章 相 处oc2xvozb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4 18: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章相处  2005年,新的开始,一切都令人期待......  尽管我们相识已有一年,尽管我们两情相悦,那多是在虚幻世界里发生的。  现实中,真正相处不过二十几天。  从虚幻切换到现实,需要重建精神家园和物质家园。而这些,我们一无所有,也要自力更生,白手起家。  最难的是还需要清理以前的痕迹,十几年沉淀下来的琐琐碎碎的事情数不胜数。一会儿那位女士让你做这个,一会儿你女儿让你做那个。为此,我吵闹不休,软硬兼施,翻来覆去地折磨你,直到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今天都没有放松。  2005年4月7日,恰好在儿子生日的这一天,我去了台湾。  台北的故宫博物院令人吃惊!蒋介石从大陆撤退到台湾,把北京故宫里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里。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里珍藏着大量代表了中华古代文化的奇珍异宝。我有幸看到了  王羲之、唐伯虎的真迹;  乾隆皇帝御批的奏章;  光绪皇帝瑾妃陪嫁的翡翠白菜;  周宣王时期的毛公鼎;  连皮带肉,肥瘦相间的东坡肉型石。  在书页上的历史,跃然出现在眼前,真让人目瞪口呆!。我的目光和几千年前古人的目光都聚焦过这些物件,古人已灰飞烟灭,这些东西穿却越了时光。  那时我想:没有前世吧?也没有来世吧?  台湾人想独立,不承认是中国的,真是无耻至极!刁民草寇也佩拥有这些?!  从台北去阿里山、日月潭;又从高雄到桃园,风景没有太多的新奇之处,只是干净、整齐,有条有理。这也是老蒋卷走了大陆亿万财富成就了这个孤岛的经济繁荣。  每天都会打个电话聊几句,哪怕三言两语,也会让心头舒展一下。  那时,还没有大三通,去台湾不是很容易的事,我跟着公司高层的领导们奢侈了一回。  想儿子,想他,七天的旅程在想念中度过。  我买了一对戒指,一个给你,一个给我。这个算是我俩之间的第一件家产。  后来你去昆明,给我买了一个银镯子,后来又变成了两个。这个也算是我俩之间的一件有故事的家产。  那时,你一有风吹草动就让我揪心的不行,比如感冒了,比如肚子疼了,比如没有及时接电话了......  一有异常也让我疑虑重重,比如人在哪里了?是不是又回以前的家里了?是不是还藕断丝连?  从此,或你来,或我往。杭州贵阳成了一条热线,火车、飞机,花了无数的路费。  2005年,我们商量着买部车,那时手里的钱也只够买部最一般的车了,我们买了桑塔纳2000,车号是浙A06L08。  2005年7月买车,到2016年9月卖车,它任劳任怨、稳稳当当地为我们家服务了11年。  你开着它从杭州到贵阳,从贵阳到杭州,纵横千山万水;  我开着它送儿子上学,从初中送到高中,穿越几个秋冬;  我开着它从杭州到嘉兴,从嘉兴到奉化,历尽人间百态。  这是我们家第二件值得纪念的家产。  2005年10月,启动了更大的计划超丁村盖房子。直到2008年完工,历时三年多。  可是,你不怀念住在半山的时光吗?  我们住的阔板桥社区是老格局,没有后来新建小区那种气派和华丽,却也花草茂盛,树荫重重,整洁清爽。小区里住的都是杭玻职工,饭前饭后总有一簇一簇的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抬头低头都是认识的。  每天,吃过晚饭后,我们去楼下散步,经过杭钢体育馆,你停下来看人家下棋,或看人家打牌。我和王天雨等得不耐烦就悄悄地溜走,到中联百货商店逛一圈,害的你东找西找,找不到人。  周末,起早去菜场买菜,两个人花十块钱吃一碗雪菜米线+一个煎蛋+两根油条。老板娘有点鄙夷地看着两个吝啬的人,爱搭不理的。杭州人比贵阳人也好不了多少哈!  那年下雪,我们在杭钢体育馆前的草地上打雪仗,王天雨总是躲不过飞来的雪球,就气馁地抱着头蹲在那儿不动。  非法同居了一年多,2006年5月18日,我们领了结婚证。没有婚照、没有婚纱、没有婚宴。那天,我们仨买了个小蛋糕吃了,算是一场简约到极致的婚礼!其实,在我的心里,这是最和我心意的婚姻,老天给了我最想要的,没有其他奢求。  2005年~2007年,在半山,我们停留了近3年时间。  我们万分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总有很多乐趣共同分享;我的眼里、心里只装得下你和儿子两个人。  我是那么大方,愿意给予你一切;我又是那么自私,也索求着你的一切。不愿意有其他人分享你的一丝一毫,甚至是你的亲人。这是无法达到的要求,所以总有一些含酸含醋的争吵。只是每次在你的包容和冷静中,我偃旗息鼓,反思错误。  超丁村盖房子是个艰巨的工程。那间老屋,破败不堪,要推倒重建。我们认养的那个人也是多年不务正业,穷的叮当乱响,只会伸着手向我们要钱。  在超丁村盖一栋房子也是你坚决认定要做的事情事情,就兴致盎然地开始办起来,从设计图纸,到购买材料,假期里来做监工,忙的不亦乐乎。  和农村人打交道,有时容易到让你吃惊,有时难到不可想象。为了一陇土地,他们可以争执到兄弟反目,邻里成仇。我们花钱办事,还要和颜悦色,知道他们贪钱,却不能明明白白伤人家的自尊。遇到谈不拢的事情,我来硬的,你来软的,一来二去把每一样事情都办的妥妥帖帖。  吃了多少苦不能细数!但想着运河边有一座自己的大房子,想着可以吃最新鲜的塘栖枇杷,想着抬脚就能走到超山看十里梅花香雪海,想着随时可以在千年古运河的广济桥上流连一番,那种诱惑不可言说!美妙无比!苦似乎都化成了甜蜜。  家里的人和公司的同事眼睁睁地看着我做着这些事情,谁也阻挡不了!羡慕、嫉妒、恨不一而论。  2007年,秋天,一番忙乱,我们搬进了超丁村的新家,这个家是我俩付出心血最多的财富。  这个工程花光了你的钱,也花光了我的钱。  从此,春看百花秋赏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与自然贴合得更紧密了。  此时儿子已经上初中了,不再那么依恋我,反而想疏离一点,这个年纪的男孩儿很自我。身边发生的事情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入不了他的心。只迷恋着他手机是否名牌,迷恋着他的鞋是否名牌。手机从诺基亚N85,到I4;鞋子从耐克到乔丹,迷迷糊糊地花了大把的钱!走在街上,你想拉着他的手,他坚决地把你甩开!这个臭小子!  时光荏苒,日历又翻到了2008年,这年的记忆带着很多伤痛的烙印  1月10日起,下大雪。那雪,捋棉扯絮地下了十几天。受阻,亿万人民在归乡的路上煎熬;  5月12日,汶川,山崩地裂,几十万冤魂在黄泉路上奔涌!  这是我们伤痛的记忆。自然的力量摧残着这个国家,或许是它也看不过世风日下,丑恶不分,黑白颠倒的当下,鞭挞警醒世人吧!  然而,8月8日的奥运会却惊艳了世界!极尽华丽,极尽奢靡,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梦幻般闪烁的五环缓缓升起的时候,亮瞎了多少人的眼!  林妙可小天使般的面容,干净到没有一丝凡尘的味道。  第一次听到莎拉.布莱曼天籁般的嗓音,穿透灵魂。  国家花着大把的钱撑足了面子,也顺便愉悦了我们。曲终散场后,留下的是虚空的鸟巢和落寞的水立方。  那时,姥姥也随着我们搬来新房子住,她生命的脚步已经走到了风霜雨雪的寒冬。神魂恍惚地看着人来人往,不再勤快地给人端茶倒水。  天气好时,下楼坐在台阶上晒晒太阳;兴致好时,开车带着她去逛逛超市;平时都是我照顾她洗头洗澡;生病时,都是我陪着她去医院。小时候,姥姥是我的依靠;现在,我是她的依靠。熬过了这一年,生命之烛的光亮越来越黯淡下来。  熬过了这个冬天,却没能熬到下一个冬天。  2009.9.13姥姥去世了......享年89岁。  那时,你也在杭州家里。  与我爸的猝然离世不同,她算是寿终正寝了。当时麻木到忘了悲伤,后来的日子里,一想到姥姥的样子,一想到爸爸的样子,想到再也见不到了,就那么,那么难过!  姥姥,也葬在了半山公墓......  一年中可以忽略很多日子,不能忽略清明和冬至。每到那时,就去祭奠,慎终追远是中国人的传统。  真的很怀念姥姥包的素馅包子把老豆腐切成丁,用油煎成金黄;胡萝卜先用擦子檫成细丝,再剁碎;粉条烫熟软了切碎;一定不能少了姜末、芫荽末;最后搀和在一起,拌成一大盆陷,多多地放新炸的花椒油,调好咸淡味儿。一大盆发好的面恰好已经等在那儿了。她一个人擀皮儿,一个人包,忙活半天,可以蒸出好几锅包子。我们放学后,迫不及待地抓起热腾腾的包子,狼吞虎咽。  我有个怪癖,爱吃剩包子。包子吃不完就会留到下一顿吃,就会多蒸一次,滋味好像就更足一点。  我还有个怪癖,爱吃馒头皮儿,每次吃饭时,兰小伟他们会麻利地剥下馒头皮扔给我,他们吃喧软的馒头瓤,我嚼硬硬的馒头皮儿。此时,姥姥就会多一句话:爱吃馒头皮儿的人不缺衣服骨肽注射液副作用有哪些穿。呵呵,真感谢姥姥的吉利话。  姥姥可以用胡萝卜做出各种各样的饭食胡萝卜卷子,胡萝卜饼子,胡萝卜丝面糊,胡萝卜咸菜。她说那是山东人日常吃的东西。  那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  我爸就是爱在吃肉上打主意什么溜肉段,酥白肉,溜肥肠,熏鸡,在过节的宴席上他会好好地露一手,让我们期待一整年!  那是我记忆里最解馋的东西。  怀念,在静默的沉思中,在沉沉的睡梦中会一下子涌现出来,成了永远也忘不了的悲伤......  无论怎样,日子还是向前移动,有你和小雨陪着我,还是有那么多希望!  运输跑了十几年,大大小小的事故数都数不过来!休假期间,你也不辞辛苦地帮着去处理。把心的稀碎,也没发了大财。  最大的问题是,时代的大环境变了,经过近2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市场竞争全面铺开。除了国家掌控的电力,能源,交通等垄断企业。其他行业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拼产量、压价格,一通厮杀,成败立现。我们单位逐渐掉了队,业务量没有增加,规模没有扩大,价格一降再降,利润一薄再薄,甚至到了亏损的边缘。汽车行业的辉煌时代已成如烟往事,我们单位的黄粱美梦也快到头儿了。  潘总当了近15年的总经理了,没有作为,只求安逸安稳。没有了大好形势的助推,黔驴技穷的本相一天天显露出来了,也没有了往日风光得意的劲儿。  运输的货款往往不能及时结算,我们也只能顺其自然。  又有了一点小的积累,我们又策划在贵阳买房子。  2009年7月,你住进了贵阳买的房子,彻底结束了从山顶洞、学校宿舍辗转挪腾的日子,终于有了自己安安稳稳的家!  2010又买了一部便宜的小车,上下班免去了日晒雨淋地受罪;2014年,又豪爽地换成了Q5,得瑟了好一阵子!  这是你生活的阶梯,一步步高升。  再去贵阳时,感觉与以往大不相同。不再是匆匆过客,要把自己的身心与这里的空气、水土交融在一起。  我们生活的这些年,没能给到你最好的物质,却给了你最好的心意。  贵阳的家里,只要我在,时时都是窗明几净,饭菜可口;  杭州的家里,只要你回来,总会把你爱吃的东西放在床边,儿子都不动;  只要我在,没让你洗过碗筷,没让你洗过衣服;  只要我在,饭桌上,总是按规矩给你端碗添饭。  你似乎也找回了一点当大爷的感觉。  这些年啊,我们一刻都没有停歇努力向前的脚步,为建设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园积攒着一分一厘的钱,使尽一点一滴的劲儿。日子过得安稳、厚实了。我们的家产也丰富起来,百宝箱里的东西也一件一件多了起来,闲暇时拿出来摆弄一番十个手指都带上戒指;镯子四个、五个地带在手北京中科白殿疯在哪里腕上,金光闪闪,叮咚作响,那是小小的乐趣儿呢;得意时嗻、嗻地砸吧着嘴,被你揶揄:得瑟!。我一得意,也爱哼哼...哼哼地发出小调的声音,也被你嘲笑过。  无论在杭州还是在贵阳,我们都成了有房、有车、有车库的人!  生活安逸了,也会生出一些事情  太爱你了,却用一种自私的方式。这些年下来,我还是改不了这样的坏习惯。总是提防着是不是还和以前的人有什么牵连?梦里出现了不开心的场景也要闹腾一下;计较着你是不是也如我爱你一样爱着我?会不会嫌弃我一点点变得平庸,一天天变得苍老?心总是被狭隘的绳索捆绑得紧紧的,不得舒展,这是不是所谓的作茧自缚?我老是在犯了错误后反思,可接着还是会犯错误。其实,是你的包容纵容了我的肆无忌惮,时不时地作一下。  2004年~2009年,整整六年了啊,却还是天各一方地不能在一起。好在网络视频已经变得很平常,我们就每天开着QQ视频,各做各的事。  眼前的时代又变成了这样  权利自由化像洪水泛滥来势汹汹,国家被大大小小的蛀虫啃噬得遍体疮痍,贪腐上亿的官员用手指都数不清;  道德没了底线,利欲熏心到不择手段。奶粉里加三聚氰胺,食品里加苏丹红,猪肉里有瘦肉精,西瓜里有甜味素,丧失人伦的行为!  青岛的天价大虾,南方的团伙,电信诈骗,明目张胆地抢夺!  互联网与我们初识那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芙蓉姐姐横空出世!神仙妹妹后发制人!网络歌手、网络写手、网络国内白癜风知名专家明星如佣兵百万的将军,只要挥一挥手指头,粉丝军团厮杀到遮天蔽日,血流成河。  的时代激发了一批有胆识的人;时代滋养了一群贪官污吏;的时代已无法扭转乾坤;分不清美丑、分不清男女的那些民间小事统统被归结为娱乐;分不清正邪,分不清黑白的那些国家大事,统统归结为政治。  世界也不太平,9.11后,美国花了十年时间找到了元凶拉登,击毙了他;发动了海湾战争,斩首了萨达姆;它管着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把心的稀碎。  不管世事多变,我们只能照顾自己的生活,贵阳杭州,来来往往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借着我们厂最后的那点余光,我出差去北京、去青岛,你从贵阳赶过去聚会;回杭州时,在馨香园,花中城,金溪山庄,轮换着吃大餐;每年春节前去大上海的徐家汇商圈潇洒走一回。美好的生活,成为美好的回忆。  日子就在这样的来来往往中穿梭而过!  2009年,儿子上高中了,我依旧是每天接送他。  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到高中毕业,我一直接送他上学。不论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没有耽搁过一天。  开着那辆桑塔纳2000,清晨,急匆匆地送到校门口;傍晚,又忙碌碌地接回超丁村,穿越大半个城市。  臭小子在学习上还是不开窍,稀里糊涂地念着书。三年一晃而过!  似乎是哪个时候?传说2012年是世界的末日。我带着王天雨、兰天晨、蒋舒悦一起去看了美国大片《2012》,山崩地裂,江海咆哮,一派末日危途的景象。  还有一则笑话流传:某人深信2012年是世界末日,穷凶极奢,花光了积蓄,等着世界毁灭。2012年到来了,却是一片风和日丽,莺歌燕舞的太平景象;工作、吃饭、睡觉、读书,一如往常。只是他的日子过到了头!  2012年,儿子考上了北京的一所普通的学校,只有一样符合了他的要求:离家要2个小时以上的车程!他一直被我太用心地照顾着,有束缚感,想离家远一点,离我远一点。别有用心的臭小子!  时光如水,我们从相识到相见,再到相处,已经过去了近10年,有了习惯的生活模式你每年的两个假期来杭州,分别在最热的季节,和最冷的季节;我则凑出五一或十一的长假期赶去贵阳小聚。火车切换到了高铁时代,24小时的旅途缩短为8小时;飞机票价格也随之悬崖落水,从上千元到几百元。没怎么改变的是:网络仍然是我们日常交流的主要渠道,每天的视频像一日三餐般不可缺少。在外人看来太不可思议,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我们却无奈地美好着。  2012年,儿子在北京,你在贵阳,我们仨分成了三个地方。  生活的小时代又翻开新的篇章......  此时,中国已经变成了世界工厂,大大小小的企业生产着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东西,销往世界各地。发达国家把门槛筑的高高的,标准越来越严苛,价格却越压越低。西方国家用经济战争掠夺着我们的资源,压榨着我们的血汗!  美国做了杨白老,中国做了黄世仁,气势却还是颠倒着!  资源消耗光了,空气,土壤、水被污染了,癌症高发区附近都有工业污染源作祟。自然环境被破坏得不可逆转,生存环境变得凶险。盲目追求经济高速发展付出了沉重代价!  接下来中央又出台了科学、可持续发展的方针大略。  杭州,关停、搬迁了一大批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半山的杭玻,杭钢也在其中。  2012年起,这两个杭州北部的巨型企业就慢慢消失了,安玻公司由于是玻璃深加工,没啥大的污染,搬到余杭区仁和镇的工业园区。  老潘、老余都结束了职业生涯,光荣退休了......  而我,前途迷茫......  生活的小时代又改变了节奏。  似乎我都在说着我们和我的家人,我没有跟你的家人长时间的相处过,有一层挥不去的疏离感。  比如你女儿,我的小心眼界定了这样的现状,你尽做父亲的义务,我不理不问;  比如你妈妈,我隐约地觉得,她不满意你原来的生活状态,也不满意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小自私地打着小算盘,寡淡地应对着我们这样的外人。我也界定了这样的现状:你尽儿子的义务,我不冷不热地对待。她不像我家大人,对子女都是挖心挖肺地疼爱。  你弟,你妹,仅仅是几面之交,谈不上更多。不像我家的兄弟姊妹粘的比较热乎。  第一次见你妈是2003年你们来杭州。在千岛湖的那两天,我和她住在一个房间。每天,我总是把换下来的衣服很快地洗干净,凉出去。得到了她的一通夸奖:兰小明真勤快!,还随口冒出一句XX很懒!。  2008年春节,你再次带她来杭州过年,住在超丁村。就领教了她的小自私和小自我。  大雪封路,竟闹着要回去;  去新丰小吃吃东西,她要了碗鸭血,我要了碗粉丝,落后又不想吃鸭血,你硬生生地把我的粉丝端给了她,让我气鼓鼓地不开心;  只要看到我和你嘻嘻哈哈,亲亲热热的,她就满脸的不高兴;  凡事要以她为主才行。每次坐车,我会识趣地缩到后排,坐在前排的人似乎气势更高一些。  也在贵阳家里和她相处过几天,别扭到不想待在屋里。我趴在地上擦地板,她会厉声说:打扫那么干净做什么!  这合不了我的脾气,敬而远之。  由此,我特别佩服你对待长辈的态度,总是默默地顺从。我比不了,我对我爸、我妈算是孝顺了,有时也免不了对他们不耐烦地顶嘴、大声嚷嚷。  总之,每个人性格不同,生活的氛围不同,不能强行走进去,也不能强行拉进来。只愿大家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散文编辑:可儿)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4-24 13:02 , Processed in 0.527131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