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回复: 0

悲恸的绝吻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0 06: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悲恸的绝吻
      
   
    别人的初吻是羞涩的、甜蜜的、刻骨铭心的,而我的初吻是惨烈的、悲恸的、惊心动魄的。
    我原本是个实足的保守型的书呆子。“新型人类”没进大学就谈过恋爱,大学期间就公开同居,甚至生子;可我直到博士毕业也没有敢碰过一下女孩子,尽管我心中常常有克制不住的驿动。
    那是我上班不到一个星期的一天。头头委派我一个任务,要我独自一人到一个偏远的山区出差。
    一大早,我就匆匆忙忙赶到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去目的地的车票上了车。
    车子很破旧,但是打扫得很干净,车窗上、过道间、座椅上一尘不染。驾驶室的挡风玻璃上贴一个驾驶员自己的美女明星照,方向盘的上方挂着一个“出入平安”的风铃。
    这趟班车上的乘客并不多,40多座的客车,上车的不到20人。每排座位上只坐一个人还没有坐满。
    离开车还有两分钟时,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进来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她就是驾驶员。
    啊,太动人了!我从来没有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看上去二十刚刚出头,一头黑发自然下垂,从身后看上去,像一泓瀑布;弯弯的秀眉下边忽闪着一双蕴情的好像会说话的大眼睛;薄薄的红唇两边露出一对浅浅的笑靥,给盛开的脸庞之花车内颗粒物易导致晕车患者提问:白癜风会长在腿上吗抹上了一层蜜。特别是她那匀称的身材、挺拔的前胸、突起的臀部……,这一切都让再正派的男人也会为之怦然心动。就连我这个对所谓什么“影后”“艳星”也绝不心动的书呆子也忍不住想吻她一下。
    发车时间到了,驾驶员转过身来面向大家,对着麦克风用甜甜的声音说:“各位旅客,大家好!我叫彩霞。欢迎乘坐这趟开往天堂村的班车,本车沿途停靠鹰嘴崖、飞来峰、仙人洞。由于路途中都是陡峭的山路,必要时请大家系好安全带,不要将头手伸出车外,也不要和我说话。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现在就和我联系,我会尽量为大家做好服务的。顺便说一句,我的驾驶技术是一流的,要不然领导也不会让我开这趟危险性极大的班车。请大家放心,我会安安全全把每一位送到目的地。祝大家旅途愉快。谢谢。”
    彩霞流利地习惯性的说完开场白后嫣然一笑,便放下麦克风,坐到驾驶室的方向盘前,娴熟地发动引擎,拉开手闸,握住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随着一声清脆的喇叭声,汽车缓缓地驶出车站。接着,客车像离弦的箭穿过城市、穿越村庄,飞驰在蜿蜒的山间公路上。
    颠簸的汽车像一只硕大的摇篮在崇山峻岭之间不停地晃动,车窗外的山水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我进入了梦乡。
    不一会儿,我感到有一股女人特有的气息在我身边飘荡,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彩霞一边开车一边朝我含羞一笑,她那甜中带羞的表情里流露出对我的喜爱。我深情地望着他,两双眼睛带电的目光碰到了一起,我顿时觉得浑身有一股热流往上涌。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我不顾一切地冲到她的身边。
    我这才理解热恋中的恋人为什么那么大胆,难怪在人来车往的大马路上常常有少男少女忘情地热吻,原来是爱情的力量让他们如入无人之境。
    彩霞也克制不住自己奔腾的情感,她把车停稳,不顾一切地张开双臂把我搂在怀中,我们俩在一车厢乘客的众目睽睽之下深情地热吻到一起。
    一声急刹车把我从那甜蜜的梦中惊醒。
    原来,汽车开到了鹰嘴崖,车窗外有三个人招手拦车。彩霞停稳车,打开车门。
    我看见三个人吹着口哨鱼贯式地上了车。他们都穿着带花的奇怪的服装,一个剃着光头,一个染着黄发,一个扎着小辫,看到他们这种德行我心中顿时产生一丝不快。
    三人上车后,彩霞关上车门说声:“请三位到后边的空位置上坐好,这是最危险的路段,请系好安全带,注意安全。”说着继续发动汽车。
    汽车又平稳地行驶起来。
    三个人上车后没有坐到后边的空位置上,而是嘴里唱着“老鼠爱大米”,一个劲地往前边挤。
    “黄头发”鼠眉贼眼地盯着彩霞,对光头说:“哥们,这个妞帅呆了。”
    “长小辫”看得眼睛都直了:“乖乖,老子泡了这许多年妞,没有比她漂亮的。”
    “光头”忍不住了:“呆x,不要光说不练。来!哥们,看我的。”说着他就冲到前边的副驾驶座位上,用《两只蝴蝶》的曲调唱起来:“亲爱的,你慢慢开,当心前边上山路弯弯――;亲爱的,你慢慢开,我们哥仨想和你――”
    三个人起哄叫喊:“噢――啊――”
    彩霞的脸庞由红变白,她强忍愤怒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但是命令的语气里还是带有温柔:“兄弟,为您的安全,请坐到后边去!”
    三个人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猖獗。“黄毛”也从中间跑到前排,从驾驶室后边伸出手,在彩霞的前胸乱摸起来。
    彩霞喝道:“去,不要脸!”她一避让,客车在山路上打了个“S”, 满车的旅客吓了一身冷汗。
    “黄毛”没有得逞,“光头”过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来摸彩霞,还发出淫笑:“啊,好大的波啊……”车子猛一晃,嘎然在悬崖边停了下来,显然是彩霞为了大家的安全把车猛刹在悬崖边。
    猛一刹车,有人都碰到了前排的后椅背上。几位乘客边摸着头边看看几个流氓,他们没有敢责备他们,而是向驾驶员吼道:“怎么开的车?”
    车子一停,三个人像饿狼一样扑向彩霞,吻脸的吻脸,摸胸的摸胸,抱腰的抱腰。
    彩霞拼命地挣扎着:“别――别――,臭流氓――,你们想干什么?”
    全车的十几个乘客敢怒不敢言,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喝道:“住手!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民女,你们……!”
    被我一声喝斥,三个流氓放下了彩霞,直向我扑来。
    “嘿哟――,真他妈的多管闲事。”“光头”冲过来给我一耳光,打得我眼睛直冒金花。
    我不甘示弱继续和他们争辩:“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黄毛”从身上掏出一把跳刀,一手抓住我的衣领,一手用刀直逼我胸前:“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活腻了不是,敢坏老子的好事?”
    “小辫子”火上加油:“那小妞是你什么人,你这么护着她?”
    “光头”上前又给我一记耳光:“你算老几,一车人都不吱声,就你小子胆大包天,你能是不是?黄毛,给他放点血,让他长点记性。”
    我的脸被划开了一条血口子,鲜红的血滴到白衬衫上,变成了一朵鲜艳的玫瑰。我没有被他们嚣张气焰吓倒,对车厢里的人大声喊:“救命啊――,流氓杀人了。”
    彩霞看见我满身是血,哆哆索索地哀求大家:“求求大家,都来帮帮忙,制服住这几个流氓。”
    满身是血的我还护住彩霞:“对,大家不要怕他们,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定能把他们抓住。”
    “黄毛”、“光头”、“小辫子”听彩霞一说每人都取出跳刀在面前晃动,喝道:“谁不怕死的?来啊。”
    车厢里没有人敢吭声。有一个男人刚想站起身,被身后的女人按住:“别多管闲事。”
    彩霞撕心裂肺地叫喊:“大家救救我啊――”
    还是没有人吱声。
    我不知道那来的勇气,高声喊:“谁有手机,赶快报警,打110。”
    一位女的刚掏出手机,被她的男友夺了过去。
    “黄毛”掏出自己的手机交给我:“我有手机,你报警啊。”我接过手机刚要打,他就夺过手机又说话了:“拉倒吧你,这山高皇帝远,警察就是接到电话也要开车三四个小时,我们早就跑了。”
    三人歹徒见没有人敢动,“黄毛”把车门打开,用刀子把彩霞逼下车,三个人一起把彩霞带到路边的树林里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问白癜风外用药在哪能买到了,该发生的事可想而知了。披头散发的彩霞和三个流氓一道上了车。
    彩霞显得很平静,她回到驾驶室,对着倒车镜理理头发,又打开化妆盒,描几下眉,擦几下粉,补几下口红。
    有人不耐烦了,催促道:“耽误这么久了,还不开车,还臭美什么?”
    “对。快开车,要不然来不及了。”
    “……”
    彩霞用黯淡的目光扫视大家后淡淡地说:“请放心,耽误不了大家时间,保证把你们准时送到天堂。”说完她依然熟练地发动起汽车。
    汽车在更为险要的公路上飞奔起来,一切都归于平静。显然,那三个流氓都得到了满足,回到车后排的座位上后不久都睡着了。
    汽车开到飞来峰,突然停了下来。我头向车窗外一看,吓了我一身冷汗: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崇山峻岭,上边云层缭绕,下边的公路蜿蜒。一不小心落下山崖,定会粉身碎骨。
    大家都奇怪:“停车干什么?”
    彩霞打开车门,冲着我说:“你该下车了。”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到天堂村。”
    彩霞理也不理我,把我的包扔下车:“我知道,叫你下你就得下!剩下的路你自己走过去!”
    我大惑不解,气得我浑身发抖:“为什么……?”
    彩霞表情冷漠:“你不该多管闲事。”
    刚刚见到歹徒噤若寒蝉的满车上的人顿时活跃起来:
    “叫你下你就下,不要磨蹭,耽误大家时间。”
    “你看,我们一车人没人管闲事,就是你能?不给你的点教训,下次你还会管。”
    “这叫自讨苦吃。”
    “其实,对于有些人来说,被也是一种幸福。”
    “哈哈哈――”
    “……”
    我迷迷糊糊地下了车,客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一溜烟地开走了。
    我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心中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对彩霞的印象一下子从怜爱、同情、倾慕变成怨恨,她简直就是冻僵了的美女“蛇”;对一车人乃至由于当代人为什么麻木、胆小、懦弱、自私、正义感缺失等有了新的理解;对自己的“壮举”重新进行了审视,也恨自己演绎了现代版的“农夫和蛇”,发誓今后不再当“农夫”。
    这是一段极其险要的盘山公路,彩霞的汽车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一会儿在我的脚旋,一会儿又开到了我的头顶。
    突然,我发现头顶上的客车像脱缰的野马狂奔起来,从车窗里传来全车人的惊叫声:
    “慢一点啊!”
    “危险――”
    “不要命啦!”
    “啊……”有的胆小的抱住自己的头。
    有的放声哭了起来。
    三个歹徒也感觉到苗头不对,惊恐地冲到驾驶室问:“小妞,你要干什么?”
    彩霞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大油门,客车几乎飞了起来。一车人东倒西歪,彩霞看见他们害怕的可怜相哈哈大笑。
    我对着车窗大喊:“彩霞,你不要命了?”
    彩霞从车窗探出头来,向我嫣然一笑:“我要――送他们――去天堂――!再见了,朋友……”
    要是在之前,看到她灿烂的笑容我会醉的,可现在我感到恶心。
    轰!一声巨响。
    汽车从我头顶的悬崖上摔了下来,掉进了万丈深渊。
    我惊呆了。
    半晌,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等我跑到出事地点时,车已经烧得差不多了。我从尸体堆里找到了彩霞,她还有一口气,我赶紧把她抱在怀里,呼唤着:“彩霞,彩霞,你为什么要这样?”她没有回到答。
    我帮她理顺头发,擦干净脸上的血迹。
    彩霞微微睁开眼睛想说什么没有说出口,我知道她的意思:“你什么也别说了,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谢谢你。”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7-18 03:36 , Processed in 0.295140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