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回复: 0

外 遇(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2 22: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 遇(小说)
      
   
    不甘寂寞的手机突然响起气势恢弘的音乐,受了惊吓的容用她美丽的眼睛望了望我,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叹了口气,“老婆打来的”。真快啊,都零时一刻了,我知道是该必须回家了。疯狂过去了,激情整完了,望着眼前妩媚艳丽的蓉,虽然不舍,我还是决定赶紧回家。
    回到家,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我知道妻子一定还未熟睡,虽然我早已作好了合理解释的心理准备,可是心底到底还是有点忐忑有点惴惴不安。果然,我刚拉开灯,妻就问我:“怎么这么迟才回家?” “噢!公司又来人了,陪喝酒后又陪晚茶,刚刚结束。老客户了,拉住我不放,不能得罪的,我早就想回来了。”我边脱去外套边假装一脸的无奈。妻问我饿不饿,要不要替我弄点夜宵,说着起身要为我打洗脚水,“别!别!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故作亲热状拥妻入怀,在把脸贴向妻发梢的一刹我油然地在心底涌出一股愧疚。
    说实在的,妻实在是个难能可贵的贤妻良母,让我在家里享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坦。我也并不是没有良知存心要去欺骗这样一个善良的妻子故意要去做对不起她的事,只是我实在是无法抗拒朝夕相处的蓉对我的诱惑。蓉就像雾里的花水里的鱼空气中灵动闪亮的风,让我追逐迷恋,不忍放弃。蓉勾起了我沉睡在心底的恋情,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年青的时候一切又重新是那么的新鲜。蓉就像是一粒葡萄,逗起了唾液儿却又填不饱肚皮,让人回味无穷。而妻,同床共枕十几年,两人的举手投足早已熟悉到极点,正如别人所说摸着妻的手就像是左手摸右手,确实是有点审美疲劳了。况且妻的唠叨,妻的不注重穿着打扮,妻作为一个纯家庭妇女因为脱离社会身上所积淀的陋习,已让我对她几无欲望可言。表面老实忠厚的我终于在我事业平步青云的四十一岁里,终因驾驭不了情感一任情感如一匹野马般狂奔出理性的范畴。
    蓉是我的下属,一个思想前卫,温文尔雅的二十五岁女孩。当初只怪我没听进“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句金玉良言,这为我今后情场历程中的东窗事发埋下了一个深深的伏笔。
    因为公司的业务关系,我时常免不了要出外应酬客户,蓉是我的得力助手。不仅能在饭桌上替我巧妙地婉拒客户的敬酒,在业务上每每遇见赖帐难缠的客户,她总是有办法打点把事儿办妥当。蓉不仅拥有着一个职场女性的现代果敢,又是一个善解人意、风情万种的女人,有这样一位美人相伴左右,一来二去,血肉之躯的我不仅有点难以支撑,幸福的种子便在我们二人之间悄然植下。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成性的坏男人,可是,就在我精心打造维持的钢铁城墙中,蓉却正以一个流水的从容渐渐地,一点一滴地浸湿我,腐蚀我的坚强决心。我可以推掉蓉半真半假地递过来的一块口香糖,我可以在车中轻轻掸开蓉飘散过来的长发,可是,你实在是无法拒决一个现代女孩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热情,而最要命的是我偏偏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蓉突灵突灵的一双眼睛,喜欢捕捉她悄悄不间断发送出的电磁波。有时候,我甚至有一点陶醉,这种若即若离让我拥有了一种红袖添香的美感,让我错把自己当成了唐伯虎,而蓉正是那浑金璞玉的秋香,我有点飘飘然,试问天下的男人,又有几个能真正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慧?至少,我不是。
    钢铁城池的坍塌是在一次去宁波出差的归途中,正值盛夏,因为业务受挫,当晚我喝了很多酒,当酒桌散去后,我已经是踉踉跄跄,语不成句。蓉掺扶着我,迎着路人惊异的目光穿越闹市。在一闹市的路口,因为的士拒载我们,我和出租的哥由争执继而扭打起来。因为我们是外地人,明显地力单势薄,的哥很快纠集了许多人,我只记得身上挨了许多记沉闷的拳头,最后一记火辣辣地砸在了我的脑门上我就什么也不清楚了。等我醒过来,我已躺在了洁白的医院病床上,头上扎着绷带,正打着点滴。而蓉却趴在我的床沿边已悄然睡去。她睡姿是那么恬然,嘴角俏皮地向上微微翘着,好像一个天使,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她居然梦中甜甜地笑了,那一刻,我的心中除了感激外还有一种十分复杂的情感,它交错成一张温柔的网,我发现我已经深深地陷入其中,越来越难以自拔。
    出院后,停留在宁波宾馆的最后那天夜晚,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样强大的力量,我推开了蓉的房门,蓉湿湿的长发卷着毛巾,薄薄的肉色长裙轻轻地托着她妖饶的身体,白癜风祛白盛宴邀您约惠她一言不发地用一双北京中科白瘕风刘云涛清澈明亮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呵,它洞穿一个男人内心深藏的寂寞,像开闸泄洪般放任我的情感奔流,它像使了魔法一般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召唤着我四十多年来的英雄情怀,现在,在这所房间中,所有的障碍都消除了,再也没有什么可阻挡我们了,只剩下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还能创造出一点什么呢?那一夜,我们还原了人性中的本能,理智变得再也不重要,星晨在坠落,天地合一,狂风怒号,落英缤纷,我贪婪地吻蓉,象一条久旱的鱼儿般享受着蓉每一寸肌肤带给我的滋润。那一夜,我终于破茧而出,像一只蛹,从此,偷偷地长出了翅膀。
    有了那一夜,回到公司后,蓉和我之间明显地不如从前自然随便,我们表面上都在刻意地相互回避,内心里却又深深地相互渴望,私下里不择一切机会地偷偷约会。在香奈尔酒吧,在KTV练歌房,在海王宾馆包房,我们求治白癜风偏方疯狂地约会,蓉和我在一起时象个天真的孩子般笑魇如花,她会趴在我的耳根边和我温柔地说悄悄话,也有时任性起来就翘着嘴巴不理我,可一当我依了她时她又立刻咯咯咯地笑得花枝乱颤。只是有一次当蓉抱着我的脖子撒娇问我什么时候娶她时,在我的沉默声中蓉的眼神明显地黯淡下来。我刻意地在蓉面前回避谈将来的话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蓉来说太不公平,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自私,可是,在这近似迷乱的境地里我已经难以自拔。其实有时,我真的有点害怕看蓉无限温情的眼睛,在抱着蓉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我真的好爱你时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底气不足,就在我深深陶醉美妙无比的时候,有一天,蓉突然告诉我:她怀孕了。
    有人说男人最怕的是情人怀孕,我当时的感觉真的是一头乱麻,虽然我已经不爱妻子,可是我还是从来没想过要离婚。因为和妻的感觉已经融化成一种左手和右手的关系,无论选择砍去哪只手我都会疼,我喜欢蓉,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娶蓉,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自私。所以,当我鼓足勇气告诉蓉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当我努力表白拼命劝说蓉还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赶快去把孩子拿掉,蓉的眼泪哗地流淌了出来,女人的眼泪一旦决堤,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我手足无措,好像是抱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我烦躁无比,再也没有了往昔的潇洒从容。蓉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只是最后还是默默地顺从地依了我的话。当我做贼般陪着蓉把她送进妇产科医院,蓉回头看我的那一眼冷然的目光深深地刺痛我的灵魂,我看到了蓉眼里的怨恨,那深深的幽怨,只是,我没想到这是我看到的蓉的最后一眼,听说蓉后来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城市,连辞职书都是托人带到公司的,我再也没见过蓉。
    其实,没有安全感的爱情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不管她是第几者。我早该明白,蓉内心深处对我的期待。只是,她一直没有逼我表白,而我又明白的太晚了。
    不知从哪里刮来的闲言碎语最终还是飘进了妻的耳朵。一向柔顺的妻居然还是知道了我和蓉的事,妻整天泪眼婆娑地望着我,逼问我打算怎么办,这个家再也没有往日的平静,我手足无措,头脑乱烘烘一片,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此刻,我才终于懂得了这个世界上最最不能玩味的就是感情。那承载着太多的责任而无比沉重的感情啊,于妻于我于蓉,都是一种深深的伤害……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4 21:11 , Processed in 0.708470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