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回复: 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1: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仪感到自己的胸口好一阵痛,心脏好似被什么碎片刺到一般的痛……
    那一天,清仪刚走出阅览室,看见智与辛晨一起走来,辛晨的手臂好似从明智的身上长出一般,看见辛晨的笑容,清仪没来由地一阵冷,心中又一阵痛……
   
   
    碎
      
   
    春夏之交是最美丽的时节,清仪认为,就如此时。
    清仪靠着树干惬意地坐着,草青青,如一张绿毯,柔软,散发着春的气息,背后的树张起了伞盖,阳光温和地洒下,丝毫没有灼晒的感觉,温度刚刚好,远处早开的花给这深深浅浅的绿中增加了几分韵致。刚刚开过午饭,清仪从食堂走出就直接来到这里,这儿是清仪的世界   说这里是一处妙处是因为在这校园里只有这里处于晦明之间。这里连接实验楼和场北端,与场仅一路之隔,路南侧是垂榆,北侧是风景树墙,再往北就是这一块小绿地了。坐在这里,风景树墙刚好挡住了身影,场上的人绝对看不到这里坐着一个人,更何况人都聚集在场南端,那里有篮球场地,帅哥都集中在那里了,美女自然也就都集中在那里了。
    清仪几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除了好朋友庆儿,连他都不知道这块宝地。偌大的校园里要找一个这样的地方还真就不容易:几千人的大学,还有什么属于自己的私人领地,就连情人约会都聚集到校园东侧的丁香林中变成集体恋爱了。所以清仪总喜欢在这里坐上一会儿,享受属于自己的夏季对白癜风治疗有哪些要注意问题时间和空间。所以,他还不知道这个地方   想到他,清仪的脸上不自觉地笑起来。笑容里充满甜甜的味道。
    清仪的他,叫智……
    清仪把白色丝巾盖在脸上,闭上眼睛,回忆起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身旁不知名字的小虫在嗡嗡地歌唱,它们在草丛中飞来飞去,可是在寻找它们的爱情?
    哈哈……一阵愉快的笑声传来。
    其中有一个声音特别娇纵,清仪听得出,那是辛晨,英语系的公主   清仪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她们的笑声抛的远远的,继续想自己的心事。可还是有声音传来。
    “嗨,下周去我家吃饭罢。”辛晨的声音。
    “好啊!可是你生日不是已经过完?”好象是丹若。
    “聚聚嘛,太没意思了!怎样?”辛晨兴致不错,却偏偏找个没兴致的理由。这就是钱的好处,可以在没有兴致的时候买些“兴致”。
    声音越来越近,她们是在朝这个方向走来。柳晴的声音清晰地传来:“你还没意思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那个陈刚这么下功夫还没让你满意呀?”
    “别提他了,讨厌死了!”
    “哎,听说李智正追求清仪!”馨儿说。
    清仪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扯到自己的身上来了,而且,她和智的事情还没有公开,怎么就传到她们几个耳朵里了?
    “李智那家伙追求清仪?不是跟下届的一个小丫头打得火热吗?又换戏?好快!”柳晴说。
    “他,就那么回事儿!仗着自己是学生会的,做这种事儿方便着呢!”馨儿讽刺道。
    “喂,他不是对你好过么?”丹若问。
    馨儿的声音:“早就是过去式了。他送过我一条项链,白金镶蓝色的石头的。”
    “哦?对你那么好?”辛晨酸酸地说。
    “我还他了。不知道那条链子送过了几个人!”馨儿口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感受来。
    “看看这次他的运气……”
    声音越来越远,看来她们是从这里路过,清仪觉得阳光不那么热了,在树阴下,自己有点凉飕飕的感觉,看了看表,快要上课了,起身准备回教室去。起来时,头晕了一下。
    几天,清仪推掉了智的约会,也没有去那个属于自己的宝地。清仪什么都没做,她要想一想,仔细地想想,想她和智,还有辛晨、丹若、柳晴、馨儿的话。走过自己的宝地,总想起碰巧听到的那天她们的谈话,没来由的,清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
    唉,她们闲聊的。
    可是,为什么提到了自己和智?
    智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她们说的有凭有据的。
    她们挑拨自己和智的关系。
    可是,她们并没有故意在自己面前搬弄是非。
    曾经的美好难道都是精心设计的欺骗?
    曾经的柔情难道都是情场游戏的再次开局?
    谁人不向往爱情?
    哪个人的爱情不自私?
    清仪不敢再付出更多,怕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最后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爱情中的人一旦考虑到自己的付出与所得时,爱情就飘摇起来。人总是自私的,总是希望对方爱得比自己多,比自己深,希望自己不会失去太多得到太少,于是爱不再心甘情愿,于是计较付出与所得一样多。要知道,爱的天平一旦平衡了,爱就不再增加,情就不再加深。或许这样的爱便到了尽头。
    试看世间哪次轰轰烈烈的爱男女主角计较自己付出太多?试看古今哪次斤斤计较的恋爱男女爱得缠绵悱恻感天动地?爱的本身就该是狂热得忘乎所以的。留得理智存在,爱情何处容身?
    一旦理智起来,爱情便会走远!
      
      
    周末,清仪和智约好了见面地点。
    因为刚好清仪生日。
    智特别高兴。看着智神采飞扬的脸,清仪心里一阵阵的苦涩,不知说些什么好。于是,清仪淡淡地陪着智笑。
    智的好兴致和清仪的好耐性到是让这一次约会好似非常圆满,宾主尽欢。
    “清仪,生日快乐!”临别,智感性地说,声音里说不出的深情。
    “谢谢!”清仪的声音淡淡的,有觉察不出来的忧伤。
    “礼物!打开看看可喜欢!”智满心期待。
    “哦。”自然地,清仪的脑海中闪过馨儿的说过的“白金镶蓝色的石头”句子来。
    果然,果然是白金镶嵌着一块蓝色的石头的项链!
    如果没有听到那一次的谈话,清仪相信自己一定会很喜欢这条项链的,可是现在,清仪感到自己的胸口好一阵痛,好似被什么碎片刺到心脏一般的痛……忙忙地合上了盒子,送还给智:“谢谢,可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我累了,想回去。”
    “清仪,你怎么了?”智觉到不大对劲。
    “没什么,有些累。”清仪忍住泪,虽然准备了多次,可是到了临头,清仪还是不能当着智的面说出分手的话来。
    宿舍里静悄悄的,都忙着约会吧,大三了,清仪是爱得最晚最慢的一个了。
    自己好笨!清仪叹息。对情从不轻易开始,没想到,一开始就是这样的结局,莫不如一直孤家寡人,少了许多的烦恼。
    就这样吧!就这样!清仪想着,不知什么时候沉沉睡去。她好似睡得极不安稳,极不舒服,眉头紧紧皱缩,也许糊中模糊的梦扰得她睡不踏实。
    大概要有一段日子,清仪不会好过吧。
      
      
    “清仪,你怎么了?干吗不理我?”
    “清仪,是不是我们之间发生了误会。”
    “清仪,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清仪,为什么放弃我!”
    “清仪,……”
    “清仪,我不为难你!你静静也好,可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我等你!”
    大概每一个感情骗子的表演都如此逼真吧。清仪只有心痛,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朋友就有这个好处:庆儿一直陪在清仪身边,直到智不再找清仪不再追问清仪原因。庆儿有自己的事,清仪告诉庆儿不要担忧自己,并努力地冲她笑笑,推走了自己的好朋友:不要因为自己的伤痛,让朋友一起受罪了。
    清仪把自己丢进了阅览室。
    如果问什么是最好的治伤良,告诉你:是沉溺!沉溺到某一事物中去,忘记自己,忘记思考,也就忘记了伤痛。其余的就交给时间吧,没有任何伤口不再时间的医治下结痂,至于会留下什么样的后遗症,那就要看各人的体质了。
    那一天,清仪刚走出阅览室,看见智与辛晨一起走来,辛晨的手臂好似从明智的身上长出一般,看见辛晨的笑容,清仪没来由地一阵冷,心中又一阵痛……这一刻,清仪明白了,虽然伤口已经结痂,可那日的碎片依然留在心里。擦肩而过时,清仪只见到辛晨在笑,智呢,也在笑么?不知道,清仪模糊的眼,已经看不清楚了……
白癜风的患者注意事项有哪些     
      
    “清仪,一起逛街去?”
    “我不想去,庆儿,你找别人陪你好不好?”
    “清仪儿童白癜风治疗方案,出去走走,心情会好。”
    “谢谢你庆儿,可是我真的不想去。”
    “那好吧,我走了,忘记他。”
    “你不必担心,我已经忘记。”
    清仪躺在床上,手中的书半天翻上一页,不知所云。出去走走吧,或许如庆儿所说会心情好,至少不似现在头昏脑胀。
    外面的空气好过室内千倍,清仪后悔不如随庆儿逛街去。“清仪!”谁有这么好兴致,从后面老远打招呼。清仪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了表情。不能对谁都是一张烂脸吧。
    “你好,丹若。”见是丹若,清仪淡淡问候。
    “到哪里去?”丹若仿似没看到清仪的冷淡和着清仪的步调朝前走。
    “随便走走。”有事吧?清仪这样想却没有问出来,因她原本和丹若不很亲近。
    “清仪,你和智……”
    “已经分手。”清仪没想到问题如此直接和尖锐,轻轻一句,极力淡化处理。
    “可否问为什么?”丹若不依不饶,寻根究底。
    “……”
    “如果是因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你真傻!”
    清仪愣住:
    “你们怎会知道我听到的了你们的谈话?”
    丹若笑笑:
    “我们是故意说给你听的。辛晨一直喜欢李智,所以安排了那样一场戏。”
    清仪更惊讶:
    “你们怎知道我在那里?”
    “庆儿。庆儿还告诉辛晨你快过生日,李智送你项链作礼物。”
    “庆儿?”清仪不敢相信。
    “你没什么可怀疑的,李智请庆儿帮助选礼物。否则我们那出戏怎会有收效。”
    “那么,馨儿的话……”
    “既然是戏,哪里有真的?”
    “庆儿为什么那么做?”
    “庆儿为什么不可以那么做?因为你们是朋友?我和辛晨也是朋友,我为什么告诉你?告诉你:李智不爱辛晨,而我爱李智。”
    “可是……”
    “什么可是?我无法从你手中夺走李智,我却可以从辛晨手中把他夺过来。”
    “那……庆儿也是因为喜欢李智?”
    “不,庆儿喜欢陈刚。清仪,你善良得傻气!”
    原来是这样。
    清仪的胸口又痛了一下,那是友情的碎片和爱情的碎片撞击声在清仪的心里轰然响起。
    不过还好,旧伤口已经结痂,没有再流血。
    “你不怕我跟你抢智?”清仪故意地问。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无趣的人,你不是搅局和泥之人。再见清仪!”丹若胸有成竹地右拐。
    那条路通往食堂。
    “是,我不是。”看一眼丹若的背影,清仪心里对自己说,“即使我还没有完全忘记他!”
    其实,更多时候经不起考验的是我们自己。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5 04:58 , Processed in 0.408460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