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回复: 0

素衣莫起风尘叹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3: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素衣莫起风尘叹
      
   
      
    宫闱一侧,丽人和影,一袭紫纱,似一枚轻渺绵云,挥一挥衣袖,泻下满指柔情."娘娘,进屋吧!起风了。”赋蜓这丫头一直是我的贴心体己人。“蜓儿,你说,王今天会不会来看我。”“娘娘,王心里总是惦记您的,只不过繁忙而已,后宫佳丽如云,还有多少未能睹目圣容呢。”微转双眸,我明白蜓儿的意思。王不属于我,我亦只是王众多妃中的一人。“蜓儿,卸妆吧!”“诶,我这就去打水。”摘下簪花,我还记得王送花是阳光的明媚,光线斜斜地打在王闪光的长袍上,勾勒出鼻翼的幅度,拉下一抹余晖,天空是那么的俊朗,似乎一切是天晴。
    元宵的灯火缀满了紫禁城的街道,王选择与我同行,依旧一袭紫纱着身,轻烟弥漫,柔纱席地。王将一件纯白披风覆在我肩上,他说:“绮伊,我的妃,你像一个仙女。”我双眼含泪,心甜蜜到融化,一股馥郁散发开来。王慌了:“绮伊,我的妃,怎么流泪。”“王,若喜欢我的香泪,纵使哭瞎双眼,我也愿为王泣。”王将我拥入怀中,轻轻拭去我的泪:“我的傻妃,惜花怎做摘花人。”
    伫立与福寿台,衣袂飘飘,席着柔柔的光,碧波间,那微漾热气的水面袭来一阵阵民间独有的气息,道不清的惆怅,说不清的眷恋。想悬于水面,踮步云端......遐想中,恍然失神,便跌下台面,回眸处,我惊恐地望着王,他没有任何恐慌,依旧是那王室的威严聚于眉头,风撕扯着王的衣袖,却未能将他移步半分。我闭上双眼,泪,溢出,在最安静的时分,听心剥裂的声音。没有预想中的沉闷,一股温暖将我拾起,微启双眸,一个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惊诧间,蜓儿已将我扶起。王来了:“绮伊,我的妃,以后小心点。”“来人,将此人拉下去,竟敢触碰我的妃。” “王,算了吧,此人救我一命,也算是功德一件。”言罢,我径直上了车驾,这就是我的王吗?心中问上千遍,亦只会千疮百孔。
    回宫来,斜卧在锦塌上,我蹙眉自问,我不美吗?王是否爱我?千思万绪,想着许多许多......我曾在漫天绚烂中与王相遇,在无数目光的交织里我独被那道眼神融化......
    “绮伊”有人轻触我的肩。“恩?王?”我随即下榻,即使掩饰不了迟钝的眼神。“不用行礼了。”王轻按住我,抑着暗暗的手劲。“你好些了吗?若是出事,我会多么难过。”王望着我,眸子清澈地似乎可以洞悉他的一切,无可逃避,我对自己说:“我没理由不相信王,漫天的遐想也许只是一个误会,便一直一直陷入那双清澈的眸。
    “绮伊,我欲与云南王商政,你能否献舞一曲?”“王,与臣子议政,何需妃子献舞?”我不解,一回头,遇上王略显寒意的眸。“绮伊,不要问这么多,准备舞曲吧!”“是。”看着王冷峻的背影,我别过头,抚琴而泣。泪,晕开在古琴上,遗留淡淡的香。“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断然摔琴亦弃琴,残曲幽然。
    三月的天有着和熙的风,独倚楼台,习习的风杂着兰花的清香,拂动我一缕发丝,荡漾着,荡漾着,似心儿在漂浮,想随着这风一起飞了吧!
    大殿和乐的鸣声终于奏响,我未着紫纱,那一朵浮云般的紫又岂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仰瞻,我缚上面纱,一身白裙,轻移莲步而上,一拂袖,一抬足,轻歌曼舞,掩袖回眸,惊见云南王游离的眼神,心开始隐隐的痛......
    果不其然,当晚,王便来到我的寝宫,纵使我早知其意,但听到从王,我至爱的人口中说出,难免伤寒,若我追随于云南王,便可平息战事,泪,淌的悄无声息,我未发一语,王的态度由温和变强硬,最后拂袖而去。
    瑟瑟的风声,杂着蒙蒙细雨,泪,由温热变冰凉,从脸颊滑下,来到王的寝宫,我错综复杂的眼神对上王略显寒意的眸,悠然别过:“王,我愿意!”只是一句话,便抛了我所有的灵魂,王兴奋的眼神将我伤得彻底,撕心裂肺。若能看到王的半分挽留之意我也无悔,只惘然,只有伤我一遍又一遍的虚情假意,一个又一个一文不值的许诺。
    带着王的绝情,我住进了云南王的宅子,做一个连歌姬都不如的悲哀者。
    跨进宅子,就似步入一个灵柩,在苍天白云下显得那么渺茫,纵使心已死,依旧吟泪。
    月影袅袅,在枯树上钩着,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人间最肮脏的交易,投下一片阴郁的辉。“哈哈......美人”一阵颤抖,唯剩独泣。任那肮脏的手褪下白色轻纱。“爹!”“嚷什么?”云南王被坏了兴致,愠怒道。”爹,梁王到了,说有要事相商。”“知道了。美人,等我哦!”我没有任何反应,行尸走肉是我最好的称谓,祭奠我这个被命运埋葬的红颜粉黛。我不能死,因为我要拯救许多,直待完成,我会走,走得彻底。
    门开了,是一名白衣男子。“哼!”莫道又是一个衣冠禽兽,我冷笑,殆尽鄙夷。“你快走吧!”白衣男子道。“你是谁?”“别管我是谁,快走吧!”“我不能走,我走了还会有下一个受辱的灵魂,无数人的水深火热。”我倚在窗棂上,眼里平静地只剩下死寂,突见那白衣男子冲上前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 ,却已只身处于一简陋小屋中,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独有的清雅,没有宫灯,没有华美,木床陋院中却有一股精致与小巧玲珑.我循声漫步,低闻鸟鸣,至一菜圃前,却见那白衣男子在内,我霎时易了脸色:“你将我掳来有何意图。”
    男子站起身来,落寞不已:“娘娘不记得我了?元宵节......”
    “是你…...”
    “娘娘记得?”掩不住的惊喜。
    “在此谢过了,不知是何称谓”凉凉的音,伤了别人,冷了自己。
    “白泉。”
    “你与云南王是何关系?”
    “家父多有得罪了!”
    “为何救我,送我回去吧,若我不回,天下即将大乱。”
    “我与家父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娘娘也不必忧心,您回与不回,天下都将大乱。”
    “如何?”
    “昨晚梁王到府,正是商论起兵之事,而家父不想您如此姿态被作为亡国后妃处死,便……”
    “为何不上奏于王?”
    “不瞒娘娘,王,已无大势”
    白泉的回答着实令我不快,但,这是实势,我明白,就让我暂时迷惘,在这清檀木棱中抛却凡尘,望断秋水。
    日子平静了下来,平静地想不起当日的繁华,忆不了,那份嗤鼻的情感。曾记着我的许诺,走,走的彻底。在平静的园囿外,喧嚣已与我无关。王,春去花落后,是否记得我这个香泪紫纱素预防白癜风儿童应如何去做衣女。
    去留无意,王,坦言我是一个俘虏,白癜风山东专科医院侮辱战争的俘虏,今日,自由了,祝君好运。无人听我言辞,唯有呢喃自语,湖畔的花儿,残败地有些执拗,风,轻轻拂过,凋零而缠绵。
    轻跃如湖面,原来,生与死就这么简单。
    ……
    轻软的湿巾,在我额上一遍遍来回。
    “绮伊”有人唤我。
    是王?我极力睁开眼,又是一阵眩晕,头疼地紧,呢喃轻应:“王,你没有抛下我,没有抛下我…… ”
    耳畔再次萦绕清晰的鸟鸣,阳光暖暖地映下,棉絮堆里伏着我绵软的躯体.轻轻打开眼睑,竟有新生的呼吸。
    “绮伊,你醒了。”
    “王?”我焦急地寻找着这个令我魂牵梦绕的依恋。
    “绮伊。”
    “哦,白泉,是你呀”我尽显失望之色。
    “娘娘不习惯,那,我以后还是称呼娘娘吧!”
    “不用,何须拘泥与形式,唤我绮伊吧!白泉,你,不该救我”
    “绮伊,你不能死,你听我说,那日,你拥在我怀里,裙裾飘飘,白纱覆身,我痴了,绮伊,你是我爱的第一个女子,也是最后一个”
    我别过头,滚烫的泪从眼角划出一个幅度,飘过一阵香,睁开眼,我望着他,既然救我,那我这残生便化作绕指柔,与你相依。
    我笃定地点头,忘记泪水曾肆虐。
    他扶过我削瘦的肩,满眸柔情,低声轻唤。我偎在他怀中,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别样的感动,说不清是感谢还是寄托,纵使我只是个爱着紫纱的女子,纵使白裙里的我在他眼中是那么唯美。
    说不上对这份感情的亵渎,就让我这红颜祸水远离聒噪,平淡余生。
    花残花败,亦是一道过路风景,窗外枯枝上的小花倒有些寒梅之意,在并不料峭的春天 ,独领风骚。
    白泉已脱离王府,我亦修心养性,待到政基平稳,便与他隐居于此,相携此生。
    换下轻纱宫衣,抛却那行步杨柳摆风,轻纱幻影金步摇的美人媚态,独偎在白泉荷香幽幽的怀中,我恍然大悟:这一生,也许就为追逐这一份难得的平静,独有的情怀。
    忘却过去,我缄口不开,那时份独特与苍白的对决,绚烂却又缺乏色彩,在这场侵略中,我不是能够与之角逐的角色,甘受这份平庸,唯品涟漪独白。
    春雨飘的有些别样的纷飞,在空中跃得欢畅。窗台一丛媚人的紫,灼热了我的眼。这是一种象牙形的花,花蕊深藏其中,但只需拨开花瓣便可看见。这花的特性极像我,我唤它媚娘   别样的惆怅映着丛丛的紫,孕育方向的趁色被一阵马蹄声打断,我思想着这该是马队的喧嚣,一阵危机感向我袭来,我冲出房门,竟遇上迎面而来的王,依旧的风采,在细雨萧条中印着一束莹莹的光。
    “王,是来接我回宫的么?”
    “是我来接绮伊姑娘回府的。”
    一个令我惊惧的面孔   我削瘦的肩忍不住地颤抖,我甚至能听见耳坠的撞击声,那么安静。我杵在那儿,脸色易了乌紫。
    “你们怎么找到这儿的。”我咬了咬牙,还是挺直了背。
    “白泉是我儿子,‘知子莫如父’,以为下雨我们就松懈了......”
    我别过头,不想看到那不满胡茬的脸,只幽幽道了一句:“王,可否借一步说话?”
    “绮伊,你摆不脱这命运的......”王只轻摆了袍,一副局外人的形象令哦寒了心,但我还想争取这最后的希望:“王,可是一定要我随云南王。”我望着王的眼,希望在那眸中寻到属于我的温存。
    “绮伊,不必再问,这是一个必然。”
    我垂下了双手,眼木讷地已不知流泪,只清楚心好痛,好痛。
    “王,让我再为你舞一曲吧!”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像一缕游魂,在青草白云间,飘荡,飘荡......
    我换了有谁知道白癫疯专科医院在哪里轻柔的紫纱出来,白泉已被绑在门前的丹桂上,他挣扎着,新生的嫩芽却只是萧然。
    风翻飞起我的衣纱,听裙摆淌过水的声音,紫色绣鞋走过泥泞,吸取着空气中香泪的馥郁,竭尽贪婪的呼吸。在心中哼唱“高山流水”,今日,有谁为我知音。
    轻旋初踮,轻纱飞扬,仰脸触碰到那最微妙的唯美,轻碎到不能呼吸。我旋着,享受着,在那褪色的枫叶上,留下我最灿烂的一笔。
    对面是悬崖,我知道,因为我要超脱,超脱这世间最龌龊的交易,高亢我至洁的灵魂。
    我听见白泉在喊叫,撕心裂肺。对不起,这场游戏,注定要伤透你的心,我们都只是傀儡,只能在干涸的心湖中寻找滋润。
    我,倦了,我是一个鲜艳的灵魂,永不萎谢。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6 01:14 , Processed in 0.326770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