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回复: 0

妖精的眼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8: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说中,妖精的眼泪是幽蓝色的。
    妖精为你流下了第一滴爱的眼泪,就会枯萎。除非你可以吻她。
    爱的吻,无法阻止的力量。
    可以重生,绝不幻灭。
   
    妖精的眼泪
      
   
    神,正在对人间远古犯下的罪孽开始愤怒的惩罚。
    人间洪荒残壁,浮殍满地。
      
    精灵族的长老,通过神对人间发怒的空隙。从神居住的宫殿偷走了水影仙镜。仙镜的力量无法猜测。神一直把仙镜隐藏在自己的密室内,精灵族的精灵们虽属不死之身,但缺乏应有的力量,那些力量全部被神封印在水影仙镜之中。
    精灵族的长老们为了全族的利益,在反复商讨之后,偷取了仙镜。仙镜强大的轮回力量,使长老们带着全族的精灵来到人间。
    神,因此遗弃了精灵族。从此,凡间多了很多可爱的小妖精。
      
      
      
    妖精们,居住在海洋的尽头。
    族长用水影仙镜的力量布置了淡绿色的结界,并让结界环绕在小岛的周围。很美,流光异彩。而且凡身肉胎根本无法接近这个岛屿。
    名叫雨葭的小妖精,就和族里的妖精们一同生活在这没有烦恼的地界。
      
    我叫心碎。存活不多的凡人之一。
    在神对人间残酷的洗礼后,全村仅剩我和若拉。我的父母和亲戚还有那些关心和爱护我的村民都在此次灭顶之灾中相续离开了我。
    若拉,是我从小饲养的小天马,是爷爷从后面的山崖上救下来的。白色的翅膀,浅蓝的马蹄。笨苯的傻傻的。却属于三界之外的物种,而蕴藏的能量亦不可限量。
      
    此时,我们村里的庄稼和粮食,也在神的法力下,坦然无存。
    我面对饥荒的危险,必须找寻食物。而若拉也被饿的精疲力尽。于是和若拉决定离开这个养育生息我们的村寨。我们没有目的地,只是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在村里。所以携带了有用的物品开始远行。
      
    骑着若拉,飞跃山谷,路过慌郊。到了海洋。
    无垠的海洋,浩蓝广阔。海鸥掠过我们身边,划出一道翱翔而产生的优美姿态。
    正值此时,我胸前佩带的命运之灵也开始有所反应。
    命运之灵是全村的吉祥物,爷爷说它可以带给我们人类安详和希望。可以抵御疾病猛兽的。所以一直被信奉在村里那座天天做祈祷的神坛之中。
    我似乎感应到海洋的对面,有种诡异的力量在召唤我。我必须去,必须带着若拉去。那种召唤宛若一种宿命,被注定后便无法串改。
    在岸边艰难的寻找到一些充饥的食物,和若拉暂时填充了呱呱叫的肚子。又开始新的旅途。和若拉,我们已经不需要语言的沟通,24年的感情,已经替代了语言的交流,那些默契是只有我和若拉才有的默契。
    浩瀚渺茫的海洋,望不到边际。我们也不知道在天空飞了多长时间。只是用自己的潜意识在支撑着唯一的信念。
    但彼此都知道,绝对不可以坠落。希望和憧憬在那边等待。
      
    在最接近失望的时候,我和若拉都想放弃的时候。
    淡绿的光芒出现在眼前。在那淡绿的光罩下面,我们隐约看见里面有彩虹,有瀑布,有森林和阳光,还有寻找的希望。
    我骑着若拉拼命的飞扬,以从来没有的速度飞翔,在天际划下一道优美弧线,降落在光罩的。
    喘息着,激动着。和若拉拥抱的欢跃起来。
    喝完了水袋里最后一滴淡水。我和若拉都冷静下来了。
    发现这个笼罩岛屿的光罩。怎么也无法进入。手一伸入,便被反弹出来。反复的实验,也没有找到任何进入的方法。
      
    我和若拉已经没有力气了,瘫软在地下。
    突然,胸前的命运之灵好象对光罩起了波动。灵光忽然闪现在我脑中。于是我左手拉着若拉,右手紧握命运之灵,用尽最后的一丝力量,往结界深处冲了进去。结界巨大反压力积压在我胸前,感觉呼吸困难,眼前白盲。
    顿时昏厥了过去。
      
    湿润的感觉,痒痒的。我缓慢的苏醒过来。
    原来是若拉在用它长长的舌头淘气的舔着我脸颊。见到若拉没有事,我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妖精雨葭就眨巴着灵动的眼珠,好奇的望着我。
    “我到天堂了?”我盲目的往着她问到。
    “呵呵!小傻瓜,这里是妖精居住的小岛屿!”
    “妖精?那怎么不吃人啊?”
    “笨蛋!妖怪才吃人,妖精不吃人的。”
    我从地上迅速爬起来。打量眼前的小妖精。
    韵致流淌的眼睛,柳眉淡唇。很是迷人。背后收敛了一双薄如蝉翼的翅膀。
    那小妖精发现我老往她身上看,害羞了。脸蛋红红的,像桃花初蕊。我心里暗暗的回想爷爷说过的话,爷爷说妖精可以惑人的心志,让你永远的沉沦,就像没有灵魂一样的生活。以后遇见妖精要远远的躲开。特别的女的妖精。
      
    妖精见我独自在发呆,便问道:“我叫妖精雨葭,你呢?”
    “我是凡人,叫心碎,这是我的朋友,天马若拉。”我指着若拉说。
    若拉似乎对雨葭有好感,用它傻傻的脑袋去轻轻摩挲雨葭的手臂。雨葭似乎也和喜欢若拉,用洁白纤细的小手梳理着若拉银白色的棕毛。
    这时,肚子不自觉的咕咕叫嚷起来。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妖精雨葭。而雨葭很聪慧,明白了我的意图。便拉着我的手,展开那双晶莹的翅膀往瀑布方向飞去。而若拉也展开翅膀,抖了抖羽毛,随着我们一同升空。
    飞过彩虹,飞过小森林。降落在一座很大的蘑菇房前。
    蓝绿镶嵌的屋顶,精致的小木门。可爱的短木围栏。
    妖精雨葭,手轻轻一扬,门开了。便带着我和若拉进去。
    树藤的坐凳,古铜的掉架。淡绿色的小床,铺着薄雾般的细纱。天花板上镶嵌着无数颗璀璨的夜明珠。桌面上摆满精致的银色餐具,更使我的胃开始收缩了,相信若拉也是这种感觉。
    妖精雨葭请我坐下,而若拉乖乖的蹲在我傍边。
    我轻轻的取下背负的封天剑。
    封天剑。长3尺4寸,宽2寸6毫,重80公斤。远古盘古精铁所制。斩魔劈邪,锋利无比。蕴藏无限的人间正气。
    剑是爷爷留给我的。爷爷的爷爷说,这把剑加上命运之灵,和天庭遗落在人间的四样宝物,力量可以毁天灭地,另天地重生。而这五样宝物之间也是有相互感应。
      
    雨葭端来了饭菜。鸡蛋大的草凝果,清炖的雪鸡和甜腻的奶酱汁。白癜风传染么有什么治疗方法这时我才知道自己已经饿的快不行了,于是放下了平日的礼节和斯文。
    若拉和我狼吞虎咽的解决完桌面可口的食物,感到精力开是慢慢的回升了。我和若拉很感激的看着妖精雨葭。想说些感激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雨葭被我和若拉看的不好意思了,转头出了木门。
    片刻,雨葭牵着一为和蔼的老人进了门。
    “心碎,这是我爷爷,是我们全族的族长,很温和的哦!”
    “族长好!”我向族长尊敬的鞠躬。
    “你是凡人吧?怎么能冲我布置的结界?”
    话,虽属质问,但语气柔和亲切。我不觉对族长产生了好感。
    “族长,我也很糊涂怎么冲进来的。有所冒昧,请勿责怪才好。”
    族长忽然双眼精光四射,盯着我胸前佩带的命运之灵。
    “此物从何而得?”
    “禀族长,此乃祖上传下的,如果族长喜欢,可以拿去,很吉祥的哦。”
    “不不!孩子,你的东西始终是你的,注定的。天意。” 族长的语气忽然凝重了起来。
    我无暇理会族长转变的态度,只是望着雨葭。她似乎听不懂爷爷说的意思,也望着我。
      
    四目相对,星光灿烂。
    唤起心中无名的温暖,流动全身。
    这专家解析女性白癜风的发病原因时。桌上的封天剑忽然长鸣。
    族长飞身而起,五指微曲,剑便被吸到族长手中。
    “封天剑啊!想不到五样天庭至宝,竟然现身其三。难道浩劫将至?”
    雨葭见爷爷身躯激动的颤抖,连忙赶过去扶着族长。 我茫然的看着,不知道这两样东西,为什么族长会说是三样。
    只见族长,双臂虚空的划转个圆圈,圈中光芒四溢。很强烈。雨葭连忙用手掌遮着我的双眼。怕我被光芒刺伤眼睛。
    此时闻到雨葭身上淡淡的幽香,像村里的草凝果酒,甜蜜而醉人。也感觉来来自雨葭手掌传出的温度,很熟悉的感觉,也许是村寨的人离开我后,再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了。发觉自己的鼻子有点酸酸的味道。连忙当自己定了神。
    光芒散尽,雨葭的手移开了我的眼睛。只见族长手中紧握着一面晶莹剔透的水晶镜子。镜中荧光浮动,闪烁斑斓。
      
    族长说,这是水影仙镜。天庭五宝之一,力量非凡。和你的命运之灵与封天剑一样。
    而第四样宝物是一支画笔,可以涂改天地循环的神笔。而最后一样宝物,至今,谁都无从见面,连神也未曾。
    这五样宝物聚集在一起,可以毁灭宇宙穹苍。也可让人间焕然而新。
    而第4样宝物,画笔在魔鬼阿尔克墨涅的城堡中。
    魔鬼阿尔克墨涅是底比斯国王安菲特律翁之妻,被魔王诱奸后吃掉了魔王。阿尔克墨涅也因此法力大增,曾向神挑战法力,因落败而,神将其灵魂转生为蜘蛛,上半身为女人,下半身为蜘蛛,像蜘蛛一样长有八只脚,生活在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内不停地织布。传说她会用意念寄生在人的脑中,吞噬人的意志。
      
    提到魔鬼阿尔克墨涅,妖精雨葭似乎很害怕。握着我的手更加紧了,还开始发抖。
    族长告诉物治疗白癜风是需要注意很多的我。魔鬼阿尔克墨涅,常派遣她的爪牙,来抓走这里的很多妖精,带回自己那诡异的城堡,并吞噬妖精们的意志,来增加自己的无边魔法。
    魔鬼阿尔克墨涅,现在的魔法很厉害。除了神也许无人能敌。
    妖精雨葭想到那些妖精无辜的被阿尔克墨涅抓走,很伤心,眼圈红红的。 我轻轻捏了妖精雨葭的手一下,表示安慰和关切。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8-17 23:33 , Processed in 0.319717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