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广寒遗梦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8: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寒遗梦
      
   
    序
    花开叶落有时尽,物换星移几度秋。朝青丝,暮云鬓,徒念情,空悲切。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
      
    一、镜湖相救
    “师父这次去山上采药,你在家不许胡闹。还有……”一位白发老者边背起竹筐,嘱咐着坐在旁边捣药的女孩。
    “我知道,不许乱跑,看着药炉嘛,我都知道了。您快去吧。”
    老人整理了一下衣裳,向远处的衔月山走去。
    女孩见师父渐渐走远。便放下了手中的药。来到后院,仔细端详着药炉。
    “师父又在炼治新药了,还挺宝贝,不知道这回又是什么。”燕然围着它走了两圈觉得无趣,于是决定出去走走。
    “没有师父的管教,一个人落得自在。”
    不知不觉,走到了镜湖。镇上人都说这湖是仙湖,碰不得,近不得。可是燕然偏不信,几次都想一探究竟,可又怕挨师父骂。这回好了,师父去了深山。她小心走到湖旁,湖水清澈似玉,伸手一触,凉如雪。站在湖畔,湖水宛若银镜,一个妙龄女子的婀娜身影倒映当中。不禁坐在石头上梳妆起来。正想着:这也没什么嘛,哪有镇上的人传得那么夸张。
    忽然,水里的一大群鲤鱼,聚到了一起,簇拥着什么。燕然奇怪,走近,发现竟是一个人。她惊叫了一声,环顾四周无人,只好自己下水将男子救了上来。
    背回药庐,男子已经不抖了。她坐在床边,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脸庞棱角分明,身材魁梧,骨骼异秉,应该是个习武之人。她正号脉,男子醒了过来。
    “你别动,刚才从湖中救起你。现在给你号脉,看看你恢复得怎么样。”她边诊着脉象,边说道。
    男子又想说什么。
    “行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这是我们医者应该做的。”燕然没等他张口就回答了他。
    “你……”
    “没事。你的脉象都很正常。我去把姜汤端来,你喝了它。再休息几天就可以赶路什么的了。”燕然收回号脉的手,准备去拿姜汤。
    “我不是想说这个。”男子终于找到个空当。“我是想说你的手很凉。没事吧?”
    她有一丝惊讶,不过一闪而逝。“我的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是这么凉。我去给你拿衣服和药。”
    燕然先把屋外已经烤干的衣服扔给了他。然后去厨房拿汤。再回来,男子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她把汤递过去,然后搬过椅子坐下。男子喝完汤,“承蒙姑娘相救。还没有请教你的芳名。”
    “叫我燕然好了。”
    “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寒泽镇,远处是衔月山,我从镜湖那里救起你的。”
    男子发现有些冷,问道,“这样。这里很冷啊。”
    “是呀。寒泽镇一直是这样,没有四季交替。传说是嫦娥偷吃灵药上天时,后悔不已,流的那一滴眼泪正好落在这里,所以有了今天的寒泽镇,而镜湖就是那滴泪掉落的地方。阵阵寒气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这里应该是人间的广寒宫了。”
    “怪不得。”
    “不过这也只是传言而已。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
    “凌风。”
    “看你是个习武之人。”
    “姑娘怎么知道的。我正是当朝将军的儿子。”
    燕然想了一会儿。凌风趁这会儿把屋子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发现柜子上有很多小罐子,他很是好奇。
    “将军?没听说过。我们这里镇子小,又极少与外界交往。很少闻及朝廷之事。不好意思。至于我怎么知道的,你的骨骼与常人不同,我跟师父学医,这不难。最近师父上山采药,你先住在他的房间。这里就是了,东西不要乱动,尤其是瓶瓶罐罐,都是些药。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燕然说完话,转身走了出去。
    凌风躺在床上,思索着自己是如何掉进湖里去的。记忆中,他离家出走,路过一个湖正要喝水,看见水面上映着女子的倩影。转身却没有看见女子。于是继续看着湖面,女子梳妆,美丽妖娆。他心驰神往地竟跳了下来。天啊。想到这里他倒吸了一口气。如此想来,这里的确是与世隔绝,而这湖也并非凡物。还真是有意思,在家可没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他翻了个身,又想起了燕然。绝色模样,困在这深山老林可惜了,不过一个小女子,却如此傲慢,有灵性,能看穿人的心思,也真是不简单呢。
    “哎呀,烦死了。”传来燕然在院子里的抱怨声。凌风走了出去,看见地上晒了一些东西,还有几只鸡。燕然拿着笤帚不停地扫鸡啄过的地方。她扫,鸡挠,再扫再挠,燕然忍无可忍叉着腰,“有完没完,你们这些坏东西,我挠挠,你扫扫,我挠挠,你扫扫。”凌风听完噗的乐了出来。燕然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连忙收敛了笑。“不过你刚才说得太好笑了。”
    “我口误不行吗?都气糊涂了。这些祸害不知道哪来的,烦死了。”
    “别那么小气,让人家吃点怕什么的。”凌风大方地说。
    燕然放下手中的笤帚,径直走向他,步步紧逼。“大少爷,这是麦子,我们吃的。你倒是挺大方的,给这些畜生吃,我们怎么办,喝西北风吗?”说着,已经把凌风被逼到了墙角。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这是麦子。”
    “你是将军府的大少爷嘛,怎么会懂得这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说完,燕然又去轰那些鸡了。
    “你好像不是很欢迎我。”
    “一般吧。你一个病人,养病最重要。”
    “这样吧,我帮你弄这些鸡,也算作是补偿。”
    “真的?”
    “嗯。”
    “那太好了。”燕然把笤帚递到凌风的手上,然后走回了屋子。
    看了几个时辰的药书,燕然伸了个懒腰,见窗外夕阳西下。便准备去做饭,忽然想到凌风。走到门口,看见门虚掩着。燕然想起什么蹑手蹑脚,趴在门缝瞧。果然不出她所料,凌风正在端详着师父的药罐。她有些得意。还想继续窥视下去,忽然听见有人说:“既然来了干吗不进来。”是凌风。
    燕然推门而入,“我,我只是路过,你怎么知道我在外边?”
    凌风坐下,“我自幼习武,又时常住在军营。半夜难免会有刺客,探子什么的。听脚步声是家常便饭。习武之人洞察敏锐,姑娘难道不知道吗?”
    “你,随便吧。可是我之前警告过你不许乱碰这些药罐,你怎么解释。”
    “我没有动,只是看一看,不算过分吧。”
    “你……”燕然无话可说,只好岔开话题,“那些鸡呢?”
    “那儿。”凌风一指窗外,几只野鸡流着血躺在墙角。“我帮你杀了,回头大家补补身子。”
    “你怎么可以这样!”燕然大发雷霆,“我们药庐以挽救生命为己任,你却无故杀戮它们,这算什么!”
    看到她如此反应,凌风也不知如何是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够了。以后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管把自己的病养好,尽快离开。”燕然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白癜风的具体发病原因有哪些   凌风呆坐在那里,本想显示一下能耐,讨好燕然,没想到事情竟会发展到如此境地。
    就这样,两个人安静地过了数日。
    这天下午,燕然在药炉旁看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燕然啊,师父回来了。这里怎么样?我那药怎么样?”
    她立刻跑了出去,到门口看见凌风也站在那里和师父四目相对。“啊,师父,这是我前几天在镜湖边救的人。一个过客,暂时在这里养病。”
    “什么?镜湖。谁让你去那里了,师父原来没嘱咐过你吗!”老者很是生气。
    “对不起,师父。是我不好,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算了,算了。病人情况怎么样?”
    “他没什么,只是落水着凉,偶感风寒而已。再过一两天就可以走了。”她不屑地说。
    “师父,多亏了燕然相救。”凌风趁机说。
    “这没什么,应该的,应该的。”老者捋着花白胡子,赞许地看了看徒弟。
    燕然先是自豪冲着师父笑了笑,然后也略带歉意地向凌风莞尔一笑。
    “走,我们去药炉看看。”老者说完带着燕然走向了后院。
    凌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回总算没说错话。”
    老者围着药炉来回踱步,掐指一算,“差不多了。白癜风可以治吗”
    凌风来到药房,看着各种中草药,很是好奇。忽然听到老者的呵斥声,“你,你,孽种,竟敢杀生。我平日是怎么教导你的。去,去山上关禁闭。反思清楚了,不然就不要再来见我!”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燕然就泪眼婆娑地跑了出来,拾起筐,去了山上。老者也走了出来。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凌风疑惑。
    “孽徒,学会杀生了。”
    他恍然大悟,“这件事不能怪燕然,是我……”
    “你不用说了。我徒弟的事,我自己会管好。你只管安心休息。”
    “可是山上很危险的。万一出事怎么办。”
    老者思索了片刻,“万一就是她造化不够。”然后叹了口气又回到了后院。
    凌风也没有多想,朝着燕然消失的方向跑去了。那是远处的衔月山。
      
    二、衔月告情
    一路上,他呼喊着燕然的名字。心想:此事和我有联系。要是万一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过意的去。
    “喂治疗白癜风要多久几个疗程。”有人拍着他的肩膀。
    一转身,眼前的正是燕然。“我是……”
    “行了,不用说了。你不说我也能猜出八分。这件事虽然与你无关,但你不用内疚,更不用来这里保护我。”燕然一语道破了他的想法。
    “燕然,其实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大可以向你师父说清楚。”
    “没这个必要。错就是错了,既然做了就要承担。事情因我而起,也应该由我结束。你一个过客赶紧离开吧。这山上蛇蝎虫蚁不少,不要误伤了你。”
    “那你怎么办?”
    “我熟悉山上的地形,又懂医药,难不倒我。顺便我还可以采些药物回去。”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这件事多少和我有关。你都这么勇于承担责任,我一个男的,怎么能输给你。你想要赶我走起码也要下山以后。”
    “不是……”
    “你不是要赶我走,那就是答应我留下了。”
    “哎,你随便吧。”燕然说完继续低头寻找一些草药。凌风得意地笑了一下,跟在她身后。对于这个女子,他越来越欣赏了。
    半天,燕然就只顾脚下的花草,有的摘下花,有的摘下茎,有一些长的差不多却没有摘。凌风跟在旁边,一脸疑惑。“燕然,这些都长的差不多嘛,你怎么挑的。”
    “它们看起来一样,其实并不一样。弄不好,有的会有的。”
    这一下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这么厉害。你能不能教教我?”
    “正经的中草药就算了,不是一时半刻能说明白的。”她起身回头见凌风有些失落,于是又说,“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些你们习武之人用得着的。”
    她找了找,“这是虎耳草,洗净,把叶子烤软,贴在肿的地方,可以将脓吸出来……这是车前草,也是用火考软可以消肿……止血草,顾名思义,将叶片或茎揉碎挤出汁液可以止血……仙鹤草,也有止血的功效。”
    凌风听得目瞪口呆,这些东西哪是他一个将军公子所知道的。他边走边玩弄着身旁的植物。
    “别碰。”燕然忽然看见凌风想去折一株野草。“那是茑漆,有剧毒。碰到后有严重过敏现象。”
    他立刻收回了手,“啊,谢,谢谢。”
    燕然有些无奈,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去那边歇会儿吧。”她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小亭子。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4 17:01 , Processed in 0.369704 second(s), 24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