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回复: 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09: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被揉入世俗里面生活,在过程中得到了很多,也在怎么对白癜风进行有效的判断迷失中丢弃了很多,等到想要找回一切的时候,却物是人非事事休.
   
    街
      
   
    美儿走过这街乱糟糟的边缘,不远处的垃圾堆上面,一群苍蝇欢快地窜上窜下,不停地舞动着翅膀散发出嗡嗡的声音,繁忙挣扎之余仍不忘记制造出高分贝的喧嚣,眼睛眨也不眨地斜视着这街隐约散开的颓废。
    街上面余留着早市过后的残渣子,经过烈日的烘烤后瘪成扁扁的一块块紧紧的附在街道上面,鲜活的水份已经被蒸发干透,有用的精华部分都被人们精挑细选的一次次带走,剩下不能带走的被横七竖八扔到垃圾堆里,或是被翻来覆去地躺在地上,变成另外一些生命的生活场所。心情一下子在厌恶中耷拉下来,美儿害怕沾上这种感觉,路过时都很用心地避开这白癜风是否可以吃迎蕉街,小心地绕在边缘上面,她认真地做着每一个细节,这是她的习惯。这街到那街连着一条很长的街道,它活生生的劈开有和没有,变成毫无止境的贫富差距的长河架在人们中间。
    走完了长长的有点阴凉的街道,枯黄的落叶越积越多,让人不由自主的渴望生命的新机,哪怕是一点红或是一点绿意。小转弯过后的那街,是美儿住的地方。伴着“蹭蹭”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穿过长长的街道,空荡荡的路上稀稀地晃着几个人,车子“唰”的擦过路边的行人,往回望去,两边的树荫愈遮愈密,黯然中只看见刚刚走过这街的路口把一切吞噬进去,只是留下人类无味地寻思着怯懦的思想。
    远远的这街被抛在脑后,亮亮的光线铺天盖地的撒开了,像是峰回路转,高高的楼房出现在美儿的面前,美儿加快脚步,想快点扔掉脚上束缚着的高跟鞋,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她喜欢无拘无束的感觉,透骨的寒颤刺激着血脉的膨胀,似乎听到血脉扩张舒畅、惬意地声音,震动得浑身都酥酥麻麻地四处开启着最原始的力量。
    从住的这街看去,这街又变成了那街,四周没有什么名人古迹,两街也就没有什么名称,一直以来这街那街的叫着,有那么深遂明显的长街用来划分仍然难以说清楚,远远的小贩叫卖声传来,才一言道破,惊醒夹杂在中间正左右两难的人,翠嫩翠嫩的绿芽儿正吐出清香,带着暖暖的气息牵引着每一个高楼里的人,三三两两的没入那大门里头,眨眼消失不见,大大的宅门遮掩住人们的视线,都躲进房子里头享受着快乐与悲伤,高高的房顶现出一个轮廓,夜深了更加静了下来。大门口旁边一塘子鱼不时地畅快地抖动着,不停息地看着顶上的这片天空,有时张开嘴巴吹出更美丽的幻想,它们已经遗忘了泥里来浑水里去的世界,风平浪静的水面会有人给它们美食。破烂不堪的那边街上,常常只为这边的人出售它们的另一类族人,都被人们裹入腹中。同样在一个天空底下的生活,因为特征和习性一出生便决定了它们的命运,熙熙攘攘地世界不停的翻滚,便也作罢。
    美儿无间隔地穿梭在高楼里头,也日复一日的重复走向有令人向往工作的地方。同样,这城市的高楼奴役着她的举止,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美儿看见一个陌生的自己,眼角边泛着细细的纹理,细小的毛细血管裂了开来,想要挣脱这愈来愈重的束缚,挣扎的血渗透到肌肤里层,一点一滴地滋润着错落有致的小黑点,黑压压的一群朝着她挤眉弄眼地晃了过来,她听到有种东西被撞击落地的声响,“砰”的一声粉碎了她最后的幻想,早起的阳光折出束束光芒,有纯白的,有黑的,白色的一面灼灼的发出宝石般润脂般的亮光,摊开一地到处是那么醒目和耀眼。宝石般的亮光射了过来,美儿的眼没缘由地疼起来,她发出沉闷的呻吟。
    一瞬间,美儿又听到了那远去地声音,“美儿,给我时间,我们能在一起,我们也能住到这街对面的那街”。那来自心灵的呐喊的声音,纯朴的呐喊声远了;那清澈见底的眸子,蓝汪汪的如海水又如广阔的天空,它们都走向溶入梦幻般的世界……
    这街的楼高得令人发慌,家家户户都用有镂空花纹的大铁门门对着门。电梯在特有的位置上不停地载着楼层里的人上上下下,走道上空空的晃荡着寂静的气息,好似又回到了美儿边远老家一样贫瘠落后的那街。走道上的空气流了进来,屋子里的冷清像是越积越多,冷清里面带满了杂质,不断地向美儿扑来,美儿浑身上下顿时积上了厚厚的一层,变得灰头灰脸地,失去了往日的清丽,脚步在刹那间变得沉重起来。像是丢失了什么似的,她觉得自己担心害怕起来,一种不知名的害怕,美儿忽然怀念起那街阳光下嘈杂的喧嚣来。
    美儿碰到了,有着喧嚣的那街来了个女孩承租她的房子,女孩的全身漾着青春的光辉,像朵花,开得耀眼,开得绚丽多姿,红红的、粉粉的,全身都能掐得出水。女孩踏进房间的一刻,尤如带来了春天的气息,里头干枯的一切就在恍惚间充满生机般亮了起来。这亮光逼了过来,美儿灰头灰脸的被挤进嫉妒的角落,好长时间不能言语,她不可思义的看着眼前发生地一切。
    女孩叫水儿,嫩嫩的肤色浅浅的泛着成熟的光芒,就像秋天挂着的柿子,外头红了,里面也熟得通透。她的眼里总盈着湖水一般的平静,看人的时候,一股子清新的感觉淹没到人的心里头,凉凉地让人舒适得紧。
    水儿来后不久,美儿认识了同水儿一起的一个男孩,刚中专毕业出来,在一家小电子厂里头作质检,成天拿着千分尺,伴着显影仪及天平称之类什么的,用他的话说,整天都要看得清清楚楚,不能胡乱搪塞。
    小伙子叫麦乐,麦乐满脸都是笑容,有如早晨偷偷溜进窗户的太阳,屋子里的一切逐渐泛起金光,像是患者们决定治疗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伴着一种脆生生的暖香味扑面而来,美儿变得懒洋洋地,身上的细胞不断地丰盈起来。那热辣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美儿,美儿惊讶了,她看到了那久久不甘心离去地一片清澈,挂着笑容地嘴角旁开满美丽与欢乐,隐隐的还有更多看不见要长成丰硕果实的源泉。美儿回过头来又看到这街高高的楼房,空空的、无边无际的,不知不觉地把她藏匿起来,阴暗的影子压了下来,这钢筋水泥的楼房仿佛越变越长,像是要把她沉入这楼的地底,地底的黑暗探头探脑的伸出界面,这是她从来没有去领悟过的丑恶。美儿另一半沉睡的思想醒了过来,左右摇摆地美丽与丑恶扭打起来,扇得美儿浑身都热了,有股子青春的活力又回到美儿身上,冲开厚厚的一层阻碍,那活力四射的青春乱窜起来。
    麦乐住在对面的那街住宅区,片刻就能穿梭过街这边来,男人的腿长,美儿怀念起那个男人,那个现在有了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家的男人,生活给予他们平滑地向前一页页翻转着日子。男人们都跑得飞快,没有守住赶也赶不上,落在后头的男人却又始终在自己身后,这跑线的距离是越变越远,远得看不到尽头,美儿叹息了,长时间走动积累下来的尘事使脚变得更加酸沉。
    麦乐还是属鸡的,说话的声音和笑声带着青涩的劲力无休止地涌动在水儿那小房子周围,回荡在美儿的房子里面,挤进每一个角落。这时候,美儿被热闹塞满了,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整个世界或许在笑容绽放中活了起来。听到那些儿时的趣事以及乡下老家的纯朴情事,形形色色渗透着各种民俗风情,绚丽的色彩让水儿勾起在楼对面那街与男人生活的日子,她总是安静的听着,收拾好泛起的涟漪,直到它们陈旧得变酸、变涩。麦乐与水儿的日子开满了爱情的花朵,芳香不断地溢了出来,不小心淌到美儿的旁边,美儿看到那里面倒映着一个孤零零的影子,美儿被影子挤在一边,她听到影子在笑,笑声孤寂地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角落里那街善良的老奶奶与小孙女相依为命,繁忙中脸上挂着红扑扑的笑意,那笑意把人活络起来,周身都热腾腾地红开了。美儿听到了老奶奶说的话,这女孩可倔了,太倔了自己要吃亏,女人吧,不能老是动荡不安,年龄一长总要有一个家,有一个可以窝心的地方。美儿都明白了,她正在努力的寻找着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可以寄放感情的家。眼前水儿的爱情越发催动了她的不安。
    冬天来了,微寒的风削出男人的棱角,麦乐变得粗犷了些,显露出男人的豪放。转眼又是春天,男人们丢开了稚嫩,生生的胡须直往外冒,这又是一个新生物成长的季节。麦乐不拘小节,有时特意胡子拉碴,刻意模仿像某个艺术家的风格。
    麦乐变了,据说是升了一点,说话的时候不再乐乐呵呵,偶尔也学一声叹息,沉沉的声音带着诱人心智的磁性。看着美儿说话的时候更加闪烁其辞,像美儿要发现他什么秘密似的。
    麦乐的生活里长出条缝隙透着光,这一丝光芒牵引着美儿的思想,她想看清楚那诱人的光芒里头究竟隐藏着一些什么。她已经简单惯了,容不得心里有其它类似感性的秘密。她揣摩着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天,她正躺着,听见传来一阵声音,“美儿姐生活条件多好,我们努力吧!”男人糊糊的“嗯”了声,“为美儿努力……”像是在梦呓,可美儿听得很清楚,她认为她的男人在她身边,在她的耳边说着梦话。不知不觉,她做了个梦,梦见男人在吻她,吻得她透不过气来,男人的手不安份地落在她身上,把她的肌肤一处一处地点燃,热热地、胀胀的不断地冲击折磨着她,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团火,火焰中传出迷惑人心智的呻呤,低低的叫着“麦乐,麦乐……”。她看见麦乐不停的亲着水儿的嘴唇,嘴唇红红的就像刚上过胭脂,微微的吐着撩人的气息,水儿的在男人的双手中颤栗,想要发出尖叫,男人不停息的吮着水儿,就像在浩瀚的沙漠中渴到了极点的野兽,豪不掩饰地努力想要缓解日积月累下来的饥渴。
    第二天早上,美儿见到麦乐,想起晚上的梦,不由自主的把眼光停留在麦乐身上,浅蓝色的牛仔裤紧紧的绷着修长的腿,简洁的上衣舒适的垂着,脸上挂着一种满足的表情。麦乐的身上不断地发出一种逼人地气息,这种气息撩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触动了女人雌性的本能,她发现自己在昨晚的火中溶化了。眼前的麦乐变得越来越顺眼,模糊间仿佛看见从前曾经属于自己的那个男人,忽然间,她满是疑惑。
    “美儿姐,你生病了吗?” 麦乐叫了声。
    麦乐的声音让她回过神,她尴尬的笑了笑,脸上泛起晚上做梦后遗留下来的潮红,一阵接着一阵。
    上班的路上,美儿路过杂乱的那街,顺着微风一种很香很香的早餐味飘了过来,像豆浆味、米粉味……杂杂的味道混着,一时之间难以辨别,只觉得有一股子热气环在周围,紧紧地暖着这片地方,刚苏醒的声音打破清晨的静谧,引动所有沉睡中的生命。她看见,这里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苏醒,日复一日地在苏醒中更新着。她看见另外一些生脸孔,同样满脸红光闪耀着汗水,脸上挂着纯朴的笑容,浑身的热量正催动着生命的翅膀,闹闹地扑腾着。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4 16:52 , Processed in 0.506652 second(s), 24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