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怒放的牡丹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10: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怒放的牡丹花
      
   
      
    “师范学院,到了,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杨根子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往车后门挤。
    下了公交车,杨根子就兴奋起来,隔着马路,他已经看见那两个大门了,那是一所大学的大门,他曾来过这里,还在里面照了相,相片就在家里那个黑箱子里的小木盒子里。那箱子是11年前结婚的时候妻子的陪嫁品,结婚后就成了家里的百宝箱,凡是夫妻两个来说重要的东西都放在里边儿。小木盒是自己专门做给儿子的,儿子总说自己的东西没地方放,自己就亲自动手用斧子、刨子捣鼓了一个下午给他做了这个小木盒。这盒子真是个好东西,老婆也喜欢,时间长了就慢慢地把盒子作为自己的“宝盒”放到了箱子底儿,那是这个贫穷的家庭里的小金库。
    他看到那块大石头了,那石头直愣愣地站在大门口右侧,大门左侧是一棵人把粗的老树。那石头可真气派!有两个保安笔直地站在那里,不像是在守卫大门,有点像是在守卫那块大石头。上次杨根子就是从这个气派的大门进去的,那个大门是个自动的大门,人要进去的时候,门就会自动打开。离门口越来越近了,杨根子心突突地跳起来,与实际年龄不相称的黑红色的脸上的皱纹也生动起来。“请问你找谁?!”保安伸出一只手拦在了他面前。“俺……俺,俺找,找一个的人”杨根子结巴起来,奇怪,以前没发现自己结巴过呀?
    “找人?那他叫啥名字?”保安严肃地问。
    “他,他,俺不知道他叫啥名字,他就住在里边儿。”
    “你不说出名字是不能进的,这时有规定的。一个学校怎么能让陌生人随便进呢!”保安有些生气了。
    不少学生进进出出,一些教师及教师家属也进进出出。他们都好奇地看着这边的一幕。“恩?这是咋回事呀?”大家自言自语。说完,也便继续走自己的。
    “啊,俺就找个人!俺认识他,你让俺进去找,不信俺找出来给你看!”杨根子侧着身子朝里面望着,试图从魁梧的保安身边挤过去,暗黑色的脸已经涨成了红黑色,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保安铁臂似的胳膊将他结结实实抵挡在大门外边。
    “俺就进去找一下嘛,找到就出来了,上次俺都来过这儿的……还在里边儿照相了,俺就找个人”
    “不行!你连名字都说不出来我们怎么让你进?哎,算了,回去吧!我们也没办法。”保安也似乎有些无奈。
    “可是……可是俺得找他呀!俺是坐了很远的车来的,来一趟不容易呀,要步行十几里,然后坐车,倒车,再倒车才能到,难呀,来一次难呀!”杨根子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保安。
    “真不行,最起码你的说你找谁嘛,你说不出来找谁,我们怎么敢让你进哪!”
    那俺就在这儿等吧,他肯定会从这儿过,肯定会过的。他总有一天会出来吧……
    杨根子一点也不恨这个保安。甚至,他也不觉得他是坏蛋。他倒是挺体谅他的,出门在外混晚饭吃不容易。他妈的,真是邪门儿了!
    杨根子靠着石头坐了下来。大门口的亮了起来,街灯不知什么时候起也亮起来了。荧荧的红的、蓝的光线,在整个世界里闪来闪去,杨根子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神经都在跟着闪来闪去。大街上的车呼啸而过,天好像有些寒意了,虽然就到夏天了,但晚上还是挺凉的。杨根子直直地看着那些物体在宽大而拥挤的路上左右穿梭……
    老婆几个月前才被查出来食道癌,已经快不行了,斜靠在木板床上的老婆憋足了气:“道子,咱说要去看牡丹花哩,我怕是看不成了,你带俩娃去看看花吧,好好看看,过足了瘾,照张牡丹花儿的像片儿拿回来,我看看照片儿就成了……”飞子、燕子都在院子里捏泥巴玩。
    像祖祖辈辈生活在干瘪的土地上的农民一样,杨根子的命运就像坡上的苦根草。杨根子刚满一岁父亲就过世了。孤苦伶仃的他,饱尝了人生的艰辛,好不容易讨了个老婆,两个孩子都还不到十岁,老婆就患上了食道癌。眼看着就不行了。
    早上天还黑蒙蒙,杨根子便起来做好了饭,吃过饭,又给老婆喂了几口稀汤,便带着飞子、燕子搭乘村里的四轮车到了县城。县城有很多往市里去的车,售票员扯着嗓门拉客,他没费多少事就坐上了开往市里的列车。汽车在县城转了几大圈才依依不舍地往市里驶去。
    到洛阳已经是下午了,杨根子问了问车站里的人,免费看牡丹花应该到哪里。确定地方之后,便和两个孩子又坐上了开往目的地的公交车。下了公交车,老天就拉下了脸,往“中国国花园”去的人陆陆续续,“大概都是散步的吧,听说城里人都喜欢傍晚出来散步”。杨根子边想边一手拉着一个孩子随着一两个城里人往里面进。
    “现在不能进!”
    “不能进?为啥?”
手上白癜风治不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现在已经过了6点了,过了6点就不能再进了。”
    “那他们不都进去了嘛!”
    “他们是本地人,要不你也拿出你的本地身份证,也可以进去!”
    门卫的话严厉而且不容置疑。他当然拿不出当地身份证。光看他溅着泥点儿的卷起的裤腿、边缘开了胶的黄球鞋,能是本地人么!
    “你就让俺进去看一眼吧,俺就看看牡丹,看完就出来了”
    “不行不行,不能进,想进去炎松激素能不能治疗白癜风明天再来吧。”门卫不耐烦了。
    他咽了口唾沫,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好几眼。门卫翘着二郎腿坐在门口喝茶,也不再搭理他了。杨根子无可奈何地蹲到大门左侧的角落里,两个孩子也可怜巴巴地坐到他旁边的地上。这么一来,杨根子真觉得浑身挺困,两腿早已发硬。老婆生病以来,他就没有睡个囫囵觉了。他替换着伸了伸两条腿,感觉浑身还是像捆着绳子一样难受,于是也学两个孩子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么一来倒觉得轻松不少。
    大街上人们三三两两地走着,年轻人不多,上年纪的城里老头子老太太在杨根子面前晃来晃去的,搅得他心烦。很多老头子还牵着个狗娃子摇摇摆摆地遛街。“当个白癜风疾病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小畜生也倒自在”,杨根子想道。他又想起家里猪圈里的猪已经一天没喂了,想起家里那口破了黄豆那么大两个洞的旧锅和快到仓底的粮食低矮狭小的屋子里,找不到落坐之处,几件用了几十年的破旧家俱现在连颜色都看不出来……
    杨根子是个孤儿,11岁就没爹没妈,也没个弟兄姐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了半辈子,30岁才娶上媳妇儿。现如今孩子还没出笼,老婆又得了绝症。撇下他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将来的日子不知道要怎么过……杨根子觉得鼻子又胀又酸,眼泪就掉下来,他赶紧用破了口的袖口抹了一把,不敢让孩子们看见。
    盆栽的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大门口。一股股的委屈和怒气在杨根子的五脏六腑里翻腾,翻涌着冲到头顶,又压迫下来,压迫得他出不来气儿了,把他折磨的几乎疯狂。他把拳头攥得紧紧的,手不停地捡旁边花盆里的坷拉,狠狠地捏碎,再捡起一块继续捏,借此抵消体内无法释放的那股强大的气流。他仅仅就想看看牡丹花,他就想照一张照片给老婆看。他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毛孔充满了愤怒,充满了仇恨。那整整齐齐的盆栽的红的黄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儿在那里招摇,充满了不屑与嘲弄。他憋不住了,体内似乎就要。
    终于,杨根子伸开腿,双脚后跟扣住地面,臀部蹭着地面往前挪了挪,然后再伸开……就这样,没几次,杨根子就顺利“挪”到了那些嚣张的盆栽花旁边。他依然坐在地上,慢慢转过身去,面朝保安的方向,双手背在后面。那两个保安趾高气扬地四处观望,一会又踱来踱去……“喀”   “飞娃,燕子,过来!”
    前两年老婆没病的时候,两个孩子衣服也还过得去,而如今孩子们却个个跟小叫花子没啥两样,恍惚又回到了“万恶的旧社会”。飞娃的那双黑色灯丝绒的布鞋被脚趾头顶的快破了……两个孩子都过来靠着他,他用胳膊肘碰了碰飞娃,又把刚才的“伟大发明”示范给飞娃看。飞娃是个机灵娃,立马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还不忘給燕子做示范。爷儿仨开始了他们的“复仇工作”。
    没人发现他们,因为根本就没人去注意他们。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农活干得多了,杨根子干起这个活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动作麻利,一看就是个好把式。两个孩子也做的毫不逊色。杨根子心里甚至浮起了一丝复仇的快感:这下可好,看你们让不让我进去,全他妈的坏蛋!让你们得意,我让你们得意!
    “呀!你在……”声音突然中断。一个衣着整齐的男人吃惊地盯着他们,杨根子和两个孩子最秘密的复仇行动被他看见了。他差点叫出声来,可是他旁边那个穿棕色外套的人拉了拉他的袖子,他张大着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他们向他们走来了,杨根子放在后背的手哆嗦了一下……
    “他们要怎么样?这可怎么办,这些无耻的家伙,俺要是有个啥事儿,俩娃咋办呢?娃他妈还在床上一天没吃东西了,还等着俺给她带张牡丹花的照片哪!她这辈子就着么一个念头了……”杨根子心里像烧开的水一样,搅得他肠子都快断了。
    “大哥,你把它们拔了干啥呀?你看这花好好的,拔出来就活不成了”棕色外套过来低声问他。
    “俺、俺……”一股不可抑制的热流从杨根子胸口上涌,“哇   “哦,你是要看牡丹花呀?好,那这样吧,你跟我一块,我带你去个地方看,免费。”棕色衣服安慰似地劝他。说着,便去拉两个孩子,“走吧,咱去看免费的牡丹花!”杨根子愣了一下。但旋即回过神来,“免费的?真的假的!”他兴奋极了,一手拉着一个孩子跟这两个人往街道南边走去。过了马路,再走不远,就到了一个气派的大门口。大门左边是一棵大树,右边有个威武神气的大石头,高高地立着。大门口还站着两个保安。进了大门往右拐再往前走就是一片花园,里面真有牡丹呀!红的、白的、粉的、黄的都有。红的最多,光红色就有好几种。真是好看哪!俩娃也乐的不得了,伸手摸摸这朵、摸摸那朵,在里面窜来窜去地耍。
    “崔老师,你正好过来了!这个大哥想找张牡丹花的照片,你不是有相机么,帮个忙替大哥照几张吧!”“没问题,来找几棵好看的!”边说边摆弄起脖子上挂着的行当。杨根子脸微微发红,他慌乱地站到一棵大红色的牡丹旁边,满脸的皱纹开成了花。白光接连闪了好几下。“再换一棵吧”那位被称为崔老师的人说。“恩,那个紫红色的也不错,今儿个都照成红色的,红色的多喜庆,老婆肯定喜欢”杨根子捉摸着。他又站到了那棵开的最大的紫红色牡丹旁。“少照点俺,多照点花儿,嘿嘿……”杨根子嘱咐崔老师。“恩,知道了。”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5 14:09 , Processed in 0.449476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