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创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4 10: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天是怎么了?总是要下几颗小雨。路面滑滑的,让人不放心起步,当真走上去吧,又柔柔的感觉怪舒服的。没了灰尘,小径很洁净。偶尔一两凼积水,透明的照出瓦蓝瓦蓝的天空。云彩很淡,很自在的浮游着。天空很静,“人”字形的雁阵早就飘到更远的南方去了。
    峰走在雨后的世界里,心像空中的浮云,找不到落脚的山头,只好在林梢徘徊,湿湿的,感觉是在寻找什么,又好像不是。杨槐树的落叶紧抓着路面,很担心被雨水冲走的样子,平平地铺在地上,黄得很斑驳。偶尔几个行人错过,也各有各的思想,略微点一点头,很小心的便过去了。不远处一条小溪,流水浅浅的泛不出丁点涟漪,露出一长溜大小不一的嶙峋的石头。较深的地方,水流也只是很乖的弯在几块长满青苔的看起来很古朴的大石头周围,静静地打发着没有浪花和不能歌谣的光阴。孩子们很少到这小河沟来玩了,旁边的灌木丛里有一个破的蛛网,仿佛一个乞丐,冷眼看着这人世的变化,很沧桑很世故也很无奈的样子。
    该回去了,竹想。她隐在那棵梨树下。梨树光光的,竹却觉得它很美,过不多久,六个瓣的梨花就要开了。今年的冬天来得早了些,竹紧了紧衣服。她看了看峰,修长的身影没有回头的意思。往常到了这儿,峰就得回了,再往前走就到河了。一丝意外和不安袭上心头:他今天怎么了?想去撕开那道伤疤?十年,十年了!心在潮涌,却找不到叫峰停下的理由。眼光却没停止搜寻,她找到了下一个藏身处,那是紧靠河边的一丛竹林。
    再走几步,就是那条河了。峰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脚步很轻,很轻。时候还早,炊烟还很寥落。天边的月还隐在最后一朵云里。昨晚,他又梦见了梅,十年了,梅一点没变。还是那件花衣,一片深蓝里浮着几朵白云;黛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还有一个很小巧的蝴蝶结。想到蝴蝶结,峰就想起了竹,竹也有一头长发,只是没有修饰的,当然就不会有梅那样的蝴蝶结了,就那么行云流水般散落在那件深蓝色的土布衣上,峰也觉得很美,不过心里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每到这个时候,他北京白癜风手术需要多少钱就会不经意地想起梅来。
    梦见梅,峰不觉得奇怪,隐身在那十来棵懒懒地散布在河滩上的野竹背后的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都觉得,峰的梦里没有梅那才怪呢!十年了,有多少次峰叫着“梅”从梦里醒来,竹都知道。有好多次,她真想起来给峰擦去脸上的冷汗,可是她又管住了自己,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装睡。她不愿意峰露出很惭愧的神色,那样峰会很累,很难过,竹知道。
    峰,你真忘了我吗?梅在梦里说。不是的,梅,你在我的心里、我的梦里呀!我的每一个梦都属于你的呀梅。那你怎么不去看看河?去看看那铁索?十年了,我等你十年了呀峰!我知道,可我不敢去呀梅,我怕我去了,就再也不想回来了。那铁索,会要我的命的呀梅!
    想到铁索,峰感到一阵晕眩。因为铁索,峰的生命里再也盛不下铁的东西了,竹知道。幸好大多数时间峰的手里都是拿的白白的粉笔。家里的铁器竹都保存得很好,做饭的锅吧,峰是用不到的,竹宁愿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吆喝绢子也不叫峰。
    绢子是他们的女儿,严格说起来,不是竹的,是峰和梅的。
    峰和梅结婚的时候,竹只是他们家旁边隔了一道篱笆的邻居的孩子,而且正好是峰的学生。峰大竹七岁。
    要不是那道铁索,竹也只能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边偷偷的想峰。
    竹也会想起梅,很羡慕的很忧郁的想起。梅的美就像她的名字,很清高很优雅的那种,骨子里又透着一股辣劲。峰爱梅,梅也爱峰。那条晃晃悠悠的铁索,一直缠住了峰。峰苦。
    关于铁索的故事,峰不说,梅也知道,河两岸的人都知道,也许绢子还不知道吧。竹每次就要扯到这个话题,都被峰两道浓眉止住了。峰不想绢子看到那天那抹血红的晚霞。有一次峰喝多了酒,很动情地对竹说,绢子的妈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竹。冲这话,竹不再要孩子。她对峰说有绢子就够了,她的心海里容不下任何的孩子了。那一刻峰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这眼光竹熟,梅新婚那天峰就是这么看着她的。当时竹的脸上起了红霞,心里甜透了。
    峰用手扶了扶镜架,很努力地看,没有。他又用衣角擦了擦镜片,没有。怎么啦?那道在他心里荡悠了十来年的铁索桥呢?那两条曾经沟通河两岸交通的铁索呢?哪去了?一瞬间,峰的心好像没了五脏六腑,空了。不过又有一白癜风易发部位都是哪里种很细微的惬意涌上心头,怪怪的。脚下的土好像有点松动,峰晃了晃,脚一软,坐在了一块突兀的石块上。他不知道,竹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竹也没想到,这片竹林今天是藏不住她的。
    竹有点慌,想去扶住峰。跨出去的脚在空中僵了一会,还是回到了原地。峰不知道的,竹知道。那道铁索,早已成为了人们的记忆。翻过前面那道山梁,在梅的坟前面,一座泛着白光的宽宽的水泥桥已代替了它的功能。那两条铁索,许是已经和着水泥成为了新桥的筋骨了吧,竹想。
    梅,你看到我了吗?你说你要看我,我今天来了。我就在你的面前呢梅。当年你扔下我和绢子走了,我就再不敢到这儿来了。梅,你在看着我吗?我是你的峰啊梅。眼眶胀得难受,峰和它较着劲,不让它流出泪来。
    峰在痛,竹知道。当年峰和梅的婚礼轰动了河两岸,峰伟岸聪慧,梅美丽能干,人们都说好一对龙凤配呢。峰和梅恋得久。喝一条河的水长大,同一张课桌读书。峰读书行些,总是学习委员;梅呢,办事利落,雷厉风行,是做班长的好材料。峰内向,文弱,梅小他两岁,还得护着他。后来峰上了师范,梅务农在家 ;峰当了老师,梅就做了他的妻子。一年后就有了绢子。又一年后,在一个风高的傍晚,梅从娘家背了一大背兜的红苕叶子往家赶,风大,负重,加上前两天下雨,铁索湿滑,梅掉进了哺育了她和峰长大的河里……
    竹有一头和梅那样的长发,峰喜欢。竹就特珍爱那头长发,她也注意到峰每次看郑华国首诊医师专家组组员有几个人她的头发,好像总在找寻什么。这一点竹从梅的照片上找到了答案。可竹什么都听峰的,就这不让峰满意。峰也懂:竹就是竹,不是梅。时间长了,蝴蝶结在峰的眼中也渐渐地淡了。
    天凉,坐久了,腿有点酸痛。峰起立,揉揉眼,向竹这边走来,穿过竹林,他要去看看梅的坟。梅的坟在哪儿风知道,可梅的坟怎么样峰不知道。峰不敢走近那片坡地,峰害怕走进有梅的记忆。
    难为竹了,峰想。每年扫墓,都是竹去。想到竹,峰的心田就泛起一股甜意。怎么说呢?梅是属于冬天的,是属于雪世界的,她清高、独立、烈性中不缺乏温柔。竹呢?朴实得就像这片竹,自然、无拘、又不乏执着;又或者像一条溪流,不着痕迹地流过,却不由得你不想起她的好来;说她是一朵荷吧,也不过分,美而不事雕琢,时间越长,她的香气就越馥郁……
    峰怎么了,脸上好像有了浅浅的酒窝。竹不知道,峰是因为在想着她呢。竹只是慌,却忘了躲闪。峰近了。
    竹?峰诧异。嗯。你怎么在这儿呀竹?竹白白的手缠着发尖,像一个孩子在戏耍一帘瀑布。我来找你呀!谁叫你老不回啊,绢子都等急了也。是吗?你先回吧,我等会。
    竹挪步,身子却要倒,站久了,抽筋了。峰抢上两步,搂住了竹。竹很轻,像天上的云彩。峰惭愧,没好好待竹。真是个孩子!你来多久了?竹脸红,不习惯被峰这么搂着。我回了哈,竹说。
    竹的秀发真美,原本就不需要蝴蝶结的,峰想。一起回吧,峰说,我只是想看看梅的坟。
    哦,一起去吧。
    不了,明天去,叫上绢子。
    嗯。竹回答。明天,峰就能看到整十棵梅了。每年,竹都要偷偷带着绢子,在梅的坟前种上一棵梅。昨天她已选好了花苗,今天得赶紧种上。
    峰搂竹的手紧了紧,竹陶醉,脸上的红晕更浓。竹明白,今天,峰才真正属于她了。来到这个世上,竹比峰迟到了七年少一点;拥有峰,竹比梅迟到了十年还多一些。竹不介意。有些美丽,只得错过,错过也是美丽;有些美丽,生命不能绕过,无法错过。竹想。
    是的。峰想。失去和拥有,就像花谢花开,潮落潮起,值得回味,不能沉溺。久晴会有雨,只是在酝酿云朵;“雁阵”会回来,它们在寻找理由。也许梅只能属于冬天,她更需要雪花的映衬?也许它们原本就该错过,邂逅已是奢求?就像泛舟江流,有很多码头可以停泊,梅只能是一次美丽的暂留,而竹才是他生命的最后港湾?
    怀里漾动的长发,不很精致,却够你陶醉。得赶紧爱她,现在还不算太迟。峰想。
    往事成风。
      
   
     
创业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服务|D1创业网  

GMT+8, 2018-6-26 01:35 , Processed in 5.790387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大学生创业网|大学生创业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